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佩春 2020-12-23 11:25:30

又一家杭州汽车制造企业“倒”在了的车市寒冬里。


近日,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长江汽车”)破产清算管理人公开发布项目投资人招募公告,长江汽车破产清算进入实质性阶段。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关于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的公告。


招募公告称,长江汽车“拥有较成熟的车辆生产基地及相应生产资质、专利及非专利技术等,债务人及主要债权人均表达了希望长江汽车通过重组方式发挥其潜在价值”。


公告表示“欢迎从事整车制造行业或上下游行业、与长江汽车具有产业协同性的投资人前来沟通接洽”。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位于杭州市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宏达路116号的长江汽车总部。记者陈一良摄


长江汽车作为第一批拿到国家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从2014年开始曾陆续获得高达51亿元的投资。


然而,仅仅过去7年时间,公司就资不抵债,轰然倒下。


而这也是继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青年汽车”)在2019年破产以来,杭州第二家在车市寒冬里“倒下”的汽车制造企业。


公司人迹寥寥,早已“资不抵债”


长江汽车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10亿元,董事长为曹忠。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0729.HK)是长江汽车的大股东之一。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长江汽车董事长曹忠。图片来源:长江汽车官网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有着杭州市余杭区政府背景的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9.83%股份;五龙电动车持股49%;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持股1.17%。


12月15日,记者走访了位于杭州市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宏达路116号的长江汽车总部,发现公司办公楼少有人员活动迹象,多数厂房更是大门紧闭,公司门前的充电桩设备早已积满了厚厚的灰尘。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长江汽车门前的充电桩早已无人使用。记者陈一良摄


一位快递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长江汽车的厂区最近一段时间偶尔会有一两个快递,“厂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由于厂区门前空旷,时常能看到有疑似保安公司的人员借用这块场地进行训练。


记者试图进入厂区,被门口保安人员拦下。一位保安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早已没有接待人员,“公司已经这样了,大部分员工都已经离职了,还有谁接待访客?所有办公楼和厂房外人都无法进入,你进去了也看不到什么东西。”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长江汽车门前张贴的关于推选职工代表参加债权人会议的公告。


而对于记者提出的公司近况如何的问题,这位保安人员回应称,他们是由保安公司派驻到厂区进行工作的,不是长江汽车的员工,所以对公司具体情况也不甚了解。


记者了解到,长江汽车很多员工,甚至公司高管,都存在工资被拖欠的问题。


从2019年7月开始,长江汽车不断曝出欠薪停产的消息。


今年11月初,长江汽车的一位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拖欠员工薪资的问题确实存在。受政策、市场下行等因素影响,长江汽车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内忧外困。但我们没有丧失信心和斗志,正在与公司股东和潜在投资者保持沟通,将因疫情影响的融资计划继续推进。”


其实,早在今年8月2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就裁定受理了对长江汽车的破产清算申请。


今年7月29日,余杭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以长江汽车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发现长江汽车公司存在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


截至2020年7月28日,余杭区人民法院有约105件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


而长江汽车自认的金额更多: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长江汽车的一个生产车间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关于长江汽车的司法风险高达1325条,其中开庭公告272条,法律诉讼402条,立案信息12条,破产重整信息2条,历史被执行人信息179条,被执行总金额超4.29亿元。


12月15日,针对长江汽车目前破产清算进程如何的问题,一位朱姓破产清算管理人告诉记者,具体情况暂时不便透露,“正在接触投资人,但公司未来走向还不确定”。


7年烧光51亿,产品缺乏竞争力


长江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公交客车厂,上世纪90年代因经营不善企业濒临破产。


2013年,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的前身中聚电池注资重组长江汽车。次年,中聚电池更名为五龙电动车。


五龙电动车业务范围涵盖研发、生产及销售锂离子电池及相关产品;汽车设计以及电动车设计、制造及销售;租赁电动车等。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富豪李嘉诚曾对五龙电动车颇为看好。2010年,李嘉诚曾以每股0.73港元的价格,买入公司4亿股股份,并在此后多次增持。2015年李嘉诚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约8%,成为五龙电动车第三大股东。


2014年6月开始,五龙电动车在杭州市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电动汽车核心工厂,即长江汽车工厂,建设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控五大先进工艺生产设施,工厂总占地面积约1150亩,长江汽车也由此成为五龙电动车旗下整车核心制造工厂。


2016年,在资本的强力推动下,长江汽车成为最早一批拿到国家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2017年12月,在工信部公示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汽车榜上有名,成为继北汽新能源之后第二个拿到“双资质”的新能源造车企业。


2016年4月,长江汽车推出了电动车品牌“长江EV”,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长江汽车杭州工厂正式投产。


随后,长江汽车还相继成立了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


然而,长江EV始终未能实现大批生产销售,再加上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产品缺乏竞争力,长江汽车手中的资金快速耗竭。2019年开始,公司陆续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并陷入欠薪风波。


杭州长江汽车破产清算,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国内某汽车交易网站上对长江汽车生产的“奕阁”商用车的介绍。


杭州当地一家汽车制造企业高管王平告诉记者,长江汽车主要生产多款商用车,也曾研发一款名为“逸酷”的小型乘用纯电SUV,但经营情况均不理想。


“比如长江汽车生产的奕阁商用车、奕胜商用车,也就是我们老百姓理解的客车,这几款汽车主要靠国家的新能源补贴。客车价格高,补贴也多,以前补贴力度很大,一辆车可以补贴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当时包括长江汽车在内的很多车企,但凡有资质的都去造新能源车了,产品主要卖给政府,用于城市公交,或者政府接待等。车企都是纳税大户,政府为了支持自己的造车企业,会大量采购,车企自然就能赚到钱。”王平说。


他介绍,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条件提高,补贴减少,长江汽车生产的商用车采购成本过高,逐渐被市场淘汰,公司资金链也出现问题。其研发的小型乘用纯电SUV“逸酷”自2016年4月发布后一直未有交付。


“长江汽车研发的乘用车,也就是我们一般理解的家用轿车,市场竞争力并不强。一方面是由于长江汽车缺乏造车经验,产品质量可能存疑,家用轿车的客户对产品质量要求高,生产家用轿车的车企往往压力是比较大的;第二,私人买车,不但对车辆品质要求高,对车辆价格也比较敏感,随着‘逸酷’发布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条件的提高,购买‘逸酷’的成本过高,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可能也就没有量产的必要了。”王平说。


长江汽车已不是杭州近年来倒下的第一家车企。2019年11月,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杭州青年汽车曾因快速无序扩张而遭市场诟病。


针对近年来国内汽车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不断有车企破产倒闭的现象,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记者表示,汽车市场是个开放的市场,市场行情难免有起起落落,汽车行业更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的首要任务是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积累核心技术和资本,对于大规模扩张或者转换主要产品,车企一定要慎之又慎。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平”为化名)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