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三巨头”的2020:躺赢、挣扎与坚定变革

韩晓絮 2020-12-31 16:13:39

2020庚子年,变革中的汽车产业注定被历史铭记。


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板块和传统整车板块两极分化。


资本市场厚此薄彼,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势力造车在产销、市占率、盈利水平都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仍然完成对后者的反超,特斯拉用时5个月,实现市值从20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一飞冲天,把第二到第六名(丰田、大众、奥迪、戴姆勒、比亚迪)5家之和远远地甩在身后。


受到特斯拉的强力拉升,蔚来汽车,从1美元/股退市边缘,一路狂飙至接近60美元/股,而2020年夏季感刚刚美股上市的理想、小鹏,涨幅也都超过了150%。


另一面,中国汽车公司史无前例的达到了与世界跨国巨头并排坐的高度。


比亚迪、蔚来总市值超越通用、本田、宝马,进入世界前10,而上汽、长城、理想、小鹏、长安等,均进入前30。


正如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陈清泰所说,“企业估值很大程度上真实反映了资本市场主流咨询公司、分析师、投资机构对未来汽车的预期,我国汽车产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而我们今天重点分析的自主“三巨头”——比亚迪、吉利、长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们也不可避免地被贴上“新能源”或“传统车企”的标签,上演着企业间的魔幻角逐。


神奇的新能源


新能源并不神奇,神奇的是资本市场。


新能源汽车估值逻辑终将成谜,不管是创新型科技公司对传统汽车制造商的降维打击,还是新能源车企业绩被提前透支,不管是新势力独有的用户运营价值,还是资本市场压根就没有逻辑可言,新能源车企的估值高位很难跌回去了,任何一个行业有了泡沫才能快速发展,没有泡沫的传统车企,已经被资本市场贴上了即将没落的标签。


如此大背景之下,比亚迪、长城、吉利走过了五味杂陈的2020心路历程。


比亚迪似乎是“躺赢”的,A股股价从年初的48.11元一路飙升至12月28日收盘时的187.93元,年内涨幅达到290%,市值达到5000亿,比曾经的老大哥上汽集团高出2000多亿元。


自主“三巨头”的2020:躺赢、挣扎与坚定变革


长城汽车不遑多让,A股股价从年初的8.95元飙升至12月28日收盘时的35.31元,年内涨幅达到294%,市值突破3000亿,同样把上汽集团甩在身后。


但是,两家公司的增长逻辑并不相同。比亚迪定位新能源汽车领导者,是在资本市场和政策刺激下的跟涨。数据显示,比亚迪11月份累计销量53943辆,同比增长30.6%,其中新能源板块销量26690辆,同比大涨137.9%,发展劲头十足,明星车型比亚迪汉单月销量突破1万辆。


而被忽视的另外一位大赢家——长城汽车并没有比亚迪刀片电池、自研芯片的技术光环,它的上涨要归于其坚定变革者的形象和不断向好的业绩。


自主“三巨头”的2020:躺赢、挣扎与坚定变革


长城汽车1-11月累计销量突破96.14万辆,距离102万辆的年销目标仅一步之遥,从销量数据和订单量来看,长城炮、第三代哈弗H6、哈弗大狗、欧拉好猫、坦克300均获得认可。


另一位主句,被称为“自主一哥”的吉利汽车,却在苦苦“挣扎”。它有着最高的销量和市占率,1-11月累计销量已突破116.6万辆,却因为新能源赛道的暂时落伍,并未获得资本市场过多的青睐,港股股价由年初的15.35元,历经多次冲高、回调与震动,终于在12月28日上涨到24.5元,年内涨幅大约为59.6%。


其实,A股/港股相对保守,“三巨头”的市场估值并没有像美股的特斯拉/蔚来那样完全脱离财务指标。比亚迪三季度净利润17.5亿元,同比增长1362%;长城汽车三季度营收262.1亿元,同比大涨23.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4.4亿元,同比涨幅2.9%;而吉利汽车尚未公布第三季度财报,受疫情影响,吉利汽车上半年净利润只有22.97亿,同比下跌42.72%。


2020已接近尾声,资本市场对新能源的狂热也将告一段落,“现在不是讨论新能源板块是否存在泡沫的问题了,而是探讨这个结构性泡沫有多大、何时破灭的问题”,接下来,对估值大涨的比亚迪而言,需要把透支未来的预期给填上,对传统汽车长城、吉利而言,需要这两头大象尽快转身。


坚定的变革


“过分依赖前30年,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


7月13日,正值长城汽车三十周年纪念日,魏建军用反思代替庆祝,用命悬一线代替前景大好,用理性思维代替皆大欢喜,揭开长城汽车大变革的序幕。


三天之后,魏建军又发布《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公开信,宣布以变革求生存,并把一系列改革比喻成“锥子”,不但要扎醒那些躺在功劳簿上享受当下的人,甚至要“针针见血”。


大象转身,可能比多数人想象地更加艰难。“对长城来说,最难的不是电池、互联等技术改革,最重要的挑战是管理机制、体制文化变革。”魏建军准备好了“锥子”,他比谁都清醒。


把每一款新车、每一个品牌当做一个创业公司打造,直接面对客户,在组织架构层面,把商品企划、研发、品牌、产品营销、售后服务打通。魏建军要打造的长城汽车更像是一家新势力造车公司,或者说是新势力作战集团。


长城汽车新能源和智能汽车的野望,还囊括了蜂巢能源、蜂巢易创、毫末智行、仙豆智能、精工汽车、曼德电子电器等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均以蓄势待发。长城汽车超过3000亿元的市场估值,绝不是一家传统汽车能够支撑起的,它正在赋能一批极具竞争力的公司,从保定杀向全国乃至世界。


12月上旬,长城汽车全新智能高端化汽车品牌“沙龙执行”曝光,将对标蔚来、理想、岚图等新势力品牌。


自主“三巨头”的2020:躺赢、挣扎与坚定变革


事实上,吉利汽车同样“躬身入局”高端纯电领域,试图赋予公司更多科技属性。9月23日北京车展前夕,领克汽车发布了SEA浩瀚智能化架构,基于该架构打造的首款纯电轿跑车——领克ZERO concept同步亮相,新车将于2021年实现量产上市。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安聪慧介绍,“基于浩瀚架构,超过7个品牌、超过16款新车启动研发”,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至少包含领克、吉利、几何、沃尔沃、极星、宝腾、smart等几大品牌,SEA浩瀚的意义还在于中国车企大范围地对外输出技术架构,2021年,有望成为吉利汽车向科技出行公司转型的加速之年。


变革中的吉利汽车同样调整了运营模式和组织架构,把原本平行的研发体系和营销体系打通,其标志是让吉利汽车集团首席技术官冯擎峰负责吉利和几何品牌的市场营销工作(冯擎峰后调任路特斯全球CEO)。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导者的比亚迪,不存在业务转型的困境,但它并没有停下的革新的脚步,在电动化、智能化时代同样开启大刀阔斧地变革,今年3月份推出刀片电池,不但顺利通过难度堪比登顶珠峰的“穿刺测试”,而且将首搭刀片电池的比亚迪汉EV打造为爆款。


比亚迪在技术创新的道路上不断向前,分别推出了集智能、安全与个性化于一体的DiPilot智能驾驶辅助系统,DiLink 3.0智能网联系统以及DM-i超级混动技术,持续引领电动化、智能化技术发展。


写在最后: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全球汽车产业带入至暗时刻,加剧了国内车企的优胜劣汰,力帆、夏利、众泰、赛麟、博郡之流被迫退场,吉利、长城、比亚迪为代表的头部车企,均表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和强大的创新能力,便随着经济的复苏,挺过难关,并实现了漂亮的“V”字形反弹。


在新能源赛道,中国汽车产业具备挑战跨国老品牌的技术实力,赢得了换到先行的先发优势,作为传统车企的三巨头,唯有坚持技术创新,不断变革,并自信地走向全球市场,才有可能真正进入世界第一梯队。


来源:牛车网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