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传统三大件,芯片成智能汽车品牌竞争力“新标杆”

北陌 2021-01-08 13:52:20

未来的智能汽车,是四个轮子+超级计算机,这是汽车和科技行业对于汽车智能化、网联化的终极定义。


在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看来,“四化”里面最主要最大的机会、也是最大的挑战就是智能化。这背后,没有数据化就难以实现智能化。


而智能化首当其冲是计算。不管是智能感知,还是深度学习,都是基于数据驱动。而对于消费者来说,除了体验上的智能化提升,新的汽车电子硬件的导入,亦是最直观的所见所知。


在这背后,是汽车智能化带来的品牌内涵的变革。一方面是以造车新势力为代表的新品牌的诞生,而在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看来,另一方面的变革来自于传统的B2B和B2C的隔离带将被彻底消除。


过去,传统汽车时代,“三大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中的前两个核心部件,在终端消费者层面有很强的供应商品牌效应。此外,包括车机、易损件(尤其是原厂配件)、雷达等等也有不少供应商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耳熟能详。比如,博世、法雷奥、德赛、哈曼等等。


如今,随着整车搭载智能化部件的增加、软件定义汽车(更多是行业内的传播)等趋势愈发明显,在越来越多智能化功能的背后,实际上是供应链的争夺战。


而在一汽集团研发总院副院长、智能网联开发院院长李丹看来,智能汽车正构建一个新的供应链、产业链、创新链,智能汽车是多个行业深度融合发展的新兴业态,也是产业技术变革的突破口和着力点。


就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智能汽车品牌高峰论坛暨第二届“地平线杯”中国年度智能汽车评选颁奖典礼上,自主品牌智能化车型包揽9个奖项中的6个,凸显中国力量背后的强大智能化基因。


告别传统三大件,芯片成智能汽车品牌竞争力“新标杆”


第二届中国智能汽车品牌高峰论坛暨第二届“地平线杯”中国年度智能汽车评选颁奖典礼


一、新品牌,新内核


智能化的背后,首当其冲的就是芯片(算力)。


事实上,类似的变革早已经在PC、笔记本电脑以及智能手机时代得到验证。英特尔、高通、MTK等芯片供应商从B2B链条上获得市场份额的同时,在B2C层面,也获得了消费者的信任。


「Intel Inside」是最为典型的B2B2C的品牌案例之一。如今,作为英特尔旗下的子公司,ADAS视觉芯片及方案商Mobileye也已经深谙其道。


在今年与福特汽车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上,作为条款之一,福特将在其车辆信息娱乐系统屏幕上展示Mobileye的标识。这是Mobileye公司首次改变过去“黑盒子”的营销模式,目的是让消费者对该公司品牌以及产品逐步产生品牌认可度和依赖性。


如今,所谓的智能汽车本质内涵并不是有多少的固定的智能化功能,而是可以持续不断的在数据的加持下去常换常新,进行功能的迭代。

告别传统三大件,芯片成智能汽车品牌竞争力“新标杆”

在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看来,底层基础正是算力(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这是更易理解的品牌要素)。比如,特斯拉在去年开始为旗下车型替换新一代计算平台,也在新一代智能汽车用户群中奠定了未来汽车智能化的基本概念。


打造软件定义汽车,需要底层充足的算力来保证。除了要实现软件和硬件的分离,车载计算机也必须能够进行更新换代,支撑未来软件不断的迭代对于算力的需求。


这意味着,芯片正在成为智能汽车的核心品牌要素之一。背后,是越来越多的基于算力实现的智能化功能让消费者的体验得到一个质的提升。这意味着智能汽车除了传统的整车品牌属性,同时还会驱动智能化功能背后的核心硬件形成单独的品牌。


事实上,在这个方面,一些汽车制造商和芯片供应商已经开始在终端消费者市场营销层面开辟新的战场。比如,理想ONE在新车配置表中“罕见”地将座舱芯片(搭载高通和TI两家产品)进行了供应商品牌露出,这在以往的传统汽车时代几乎没有先例。


今年初上市的长安汽车全新主力车型UNI-T定位于“未来科技量产者”的车型,其主打的UNI Life车载智能交互系统就特别突出了搭载地平线国产车规级AI芯片所带来AI主动服务概念。


同样,越来越多的新车型也在品牌营销层面将芯片作为主打元素,意图在科技元素层面让消费者对智能化体验与核心硬件产生关联性。与此同时,国产芯片的品牌效应也在不断增强。地平线作为国产车载计算芯片的代表,已经成为Mobileye在中国最强有力的挑战者。


此外,和传统PC、智能手机时代对于通用芯片的依赖不同,智能汽车的感知及数据处理,更强调芯片对于场景和功能本地化的能力部署。


比如,在座舱交互层面,雨天场景对于语音识别功能体验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外界的噪声特别大。但是如果基于芯片的处理能力和一定的算法结合,能够把唇语和语音识别结合在一起,就可以大大的降低识别的错误率,从而提升消费者的体验。


而在智能驾驶层面,众所周知未来的功能迭代趋势是基于数据驱动,这就要汽车制造商针对中国的驾驶场景去打磨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


在这方面,地平线就做了大量基于芯片算力的本土化感知增强解决方案,比如能够识别中国所有县市级的红绿灯和交通标识牌,使得打造一个更加适应中国路况的ADAS解决方案成为可能。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消费者对于车型功能体验的好感度和认可度越来越高,芯片供应商、汽车制造商和消费者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品牌闭环。尤其是传统的动力系统、底盘性能等等成熟度越来愈高、差异化越来越小,智能化功能就成为了品牌差异化的核心要素之一。


在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看来,未来一款新车搭载哪个品牌的芯片将将逐步成为消费者判断汽车智能化属性的基本参考因素之一。


这一点,从去年开始,各大汽车制造商热衷于直接与上游芯片供应商形成战略合作关系,可见一斑。在过去,通常芯片与汽车制造商之间还有Tier1甚至Tier2供应商的身影。


智能汽车的持续进化,同时也使得能够把科技元素品牌化,重新打造品牌的内核,并且重新构建完全独立的智能汽车品牌,从而实现中国自主品牌的向上之路。


二、“芯”迭代,新机会


进入2020年,不管是消费者对于智能汽车需求的增加,还是汽车制造商自身加快智能化车型研发和推出速度,对于芯片的需求正在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


加上疫情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今年下半年开始,全球汽车芯片领域的缺货及涨价潮汹涌而来。这背后除了芯片上下游的供需矛盾,也凸显出车端高集成化电子架构的迫切。


当下,汽车智能化核心两大应用就是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到目前为止行业内的普遍形态还是两套域控制器和处理平台设计思路。这意味着,谁能够快速推动通用化AI能力去支持这两类应用,就可以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

告别传统三大件,芯片成智能汽车品牌竞争力“新标杆”

比如,地平线公司的征程2既可以支持ADAS,也可以支持座舱的人机交互;到征程3可以做更多复杂的功能,比如支持双路结构光,满足手势识别的精准感知;比如,能够同时支持高级别自动泊车。


背后驱动因素来自于智能座舱与智能驾驶的深度融合“刚需”,尤其是未来很长时间都将处于人机共驾的阶段,因为L4还不能一蹴而就。


这其中代表性的应用包括高功能安全等级的DMS(用于L3)、AR HUD(融合ADAS感知数据)等等。而从成本角度考虑,汽车制造商更倾向于用同一套硬件去实现更多功能落地。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消费级智能化产品方面,也是同样如此。比如,苹果公司在2017年首次推出搭载神经网络引擎处理器单元的A11芯片,此后,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把AI运算能力当作宣传卖点和升级点。


到今年发布的A14芯片,苹果公司将神经引擎核心数再次翻倍达到16个,机器学习速度提升了70%,使得各种机器学习应用的性能表现再次大幅提升。而作为安卓手机的芯片老大,高通公司今年推出的骁龙888采用了第六代AI引擎,包含了新的Hexagon处理器,AI算力达到26TOPS。


此轮手机AI芯片算力的提升以及5G通讯技术的商业化落地,也再次带动了新一轮的换机潮,背后则是带动用户体验的持续提升。类似的场景,已经在智能汽车市场显现。


在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看来,现在中国自主品牌向上高端化发展,最佳突破口就是智能化。相比较而言,电动化也很重要,但不能形成品牌的差异化。

告别传统三大件,芯片成智能汽车品牌竞争力“新标杆”

比如,过去消费者对于宝马的品牌认知是驾驶体验,奔驰是豪华感,还有丰田的节能,但当下年轻的消费者对这些的关注度已经弱化,他们更关注车的智能化水平,会不会自动泊车,自动巡航水平怎么样,能不能实现自动驾驶?


而在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总经理何举刚看来,中国在智能网联走到世界的前面去,走到行业的前面去完全是有机会的。“其中的核心,就是整车厂未来至少要掌握芯片需求的定义,同时具备构建品牌差异化的算法能力。”

来源:高工智能汽车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