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从火爆到凉凉,二手车市经历了什么

笑话如我 2021-01-28 14:16:10

“卖车的人虽然多了,但是北京本地车商没有得到一点儿好处!”近日,记者在北京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调查时,与一位车商谈起12月中旬北京二手车交易的火爆场面,他一边擦拭着展厅外的车辆,一边向记者抱怨道。


从火爆到凉凉,二手车市经历了什么


2020年12月7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发布,引发了十年之后北京车市的又一次火爆。一人名下拥有多个指标的车主,不得不抓紧在2020年的最后两周内忍痛割爱,将车辆变现或转落到亲属名下。与此同时,北京4S店的新车销售也呈现了火爆场面,场景恍如回到2010年北京小客车摇号政策出台的前夜。


然而短暂火爆之后,北京二手车市场却迎来了一场“悠长假期”,正如记者近日再次来到花乡二手车市场看到的一派萧瑟景象。


从彻夜排队到门庭冷落


从火爆到凉凉,二手车市经历了什么


自2020年12月下旬至今,花乡二手车市场门口再未见到前来办理业务的车排到南四环辅路上的光景。二手车商的生意也一如北京的天气,骤然降至冰点。


上午9∶30,记者开车进入市场,前方仅有一辆车,因在扫健康码放慢了车速。据市场内一位保安人员透露,去年12月的第三周,也就是车主集中卖车的那一周,上午5∶00市场刚开门,门口就排了几百米的队,待检区排队的车辆几乎把市场内的道路都堵死了。


去年12月中旬,不只是花乡市场出现了多年以来少有盛况,北京新发地汽车交易市场等地也是人满为患,有的甚至前一天夜里就赶来排队。


花乡二手车市场副总经理孔伟告诉记者,12月7日收到了小客车指标政策调整的消息后,二手车交易并没有立即爆发,从12月10日开始花乡市场交易出现了明显上升,一直持续到12月18日,12月的旧车交易量几乎同比上涨40%以上,最高一天二手车交易量达到了2600辆。有资料显示,2019年花乡市场二手车交易量约44.49万辆,位列全国百强二手车交易市场排行榜榜首。如果按照全年246个工作日计算,该市场日交易量约为1800辆左右。


据孔伟介绍,为应对突然暴涨的交易量和过户量,花乡二手车市场工作人员在12月9日开始全员上岗、窗口全开、中午及周六日停休、早上开门时间从7∶00提前到5∶00,转移登记厅一般得忙到20∶00。同时,交易过户窗口采用了“一站式”办理提速升级,交易服务费发票实现了电子化,本市过户和外迁过户窗口合并等措施举措大大缩短了市民在窗口的等待时间。不过,记者近日再次来到花乡二手车市场的过户大厅,前来办理业务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二手车商直呼没挣到钱


从火爆到凉凉,二手车市经历了什么


记者在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北侧的二手车露天卖场,几位车商趁着阳光明媚在给车辆进行整备和清理,虽然设备相对简陋,但是大家都尽可能地把自家的车收拾得焕然一新。还有一位女士举着手机在娴熟地做着直播,介绍车型之余,还不忘强调二手车诚信经营的重要性。


记者在一辆路虎揽胜旁边,听到车主刘先生正在打电话抱怨:“在这段时间卖车太不划算了,问了几个车商,给的价都比我想的低。”


记者了解到,由于北京车主集中卖车,车源量暴涨,收车的价格自然也被压低了不少。本以为市场内的车商会在这段时间赚得盆满钵满,但 车商孔杰却告诉记者,北京二手车商根本没赚到钱。


“外界都觉得我们趁这段时间狠赚了一笔,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说,“这段时间,收车价格确实低了,但车其实大多被外地车商收走了,外地车商和买二手车的客户倒是从中受益了。”


来花乡市场看二手车的田女士告诉记者,最近卖车的车主很多都是为了腾指标置换新车,所以收上来的车其实质量不是特别好,都是年头比较老的车。


北京精真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市场副总裁崔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12月中旬北京发布小客车指标调整政策后,很多车主为了腾出指标购买新车,集中交易旧车,导致新车需求量增加,但二手车价格下滑。另外,北京本地无法消化突然激增的二手车,导致置换产生的大量二手车外溢到北京其他城市,异地车商此时到北京收车,普遍能淘到车况和价格都比较合适的车。


《2020年12月中国汽车保值率研究报告》显示,去年12月二手车线上车源量为103万辆,达到几年来统计的峰值,与2019年12月同期相比提高了30%。此时,二手车经销商和车商实际库存压力比较大。


作为二手车输入大省的山东,也是北京车源外溢的集中地。但 远通集团总裁助理兼二手车营管中心总经理周景霞却告诉记者,去年年底山东临沂地区仅有少部分车商到北京收车,由于新年伊始北京地区疫情再起,临沂当地客户购买北京的二手车都慎之又慎,车商为此非常头疼。


车市走向难预测


从火爆到凉凉,二手车市经历了什么


“12月最后几天该不该换车的都换了,该不该买车的也都买了,2021年的北京二手车市又要凉凉了。”在孔杰看来,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整新政造成的车市一时火爆,透支的可能不仅是2021年一季度的汽车消费需求,还会影响到今后两年的汽车消费,导致新车和二手车经销商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在京城二手车市场再现火爆十余天之后,2020年12月23日,北京市交管局对《规定》做出的解释显得有些姗姗来迟——出售或报废车辆后申请更新指标不再有一年的时限要求,只要是202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已经在市公安交管局车辆管理所办理完成车辆过户、转出或注销登记的,都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随时申请更新指标,车主无需赶在新政实施前申请更新指标,更不必在元旦前扎堆买新车。


崔璨表示,北京短期内新车上牌量增长,是消费者误解政策导致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政策对2021年及今后的长期影响肯定是存在的。首先,消费者对产品的偏好会进一步升级。若指标无法更新,意味着车主只能把一辆车开到报废为止,那么消费者将更偏好质量可靠、有口碑的产品,也有可能转向豪华品牌。其次,《规定》指出,2021年之后的指标配置时间在每年的5月、6月和12月,这和以往经销商做推广、促销的步调不同,2021年需要经销商调整计划,甚至厂商推出新车产品的时间也要调整。


对于《规定》实施后怎么收车,二手车商却犯了难。由于二手车临时产权登记制度尚未落地,二手车商以往手里都攥着十多个指标用于车辆周转,如今一人名下只能留有一个指标,无疑增加了他们收车的难度。据说,有实力的车商已经把员工手里的指标都用来做周转,并且为员工提供了代步车辆,而更多的中小车商只能另想办法。


“我以前手里指标有不少,现在这么一整,全都落车上了,动也动不了。现在手里指标很紧张,也没办法收车了。” 北京新发地汽车市场的一位车商告诉记者,“前一阵市场组织过商户登记,据说是为了落实二手车临时产权制度,但现在又没信儿了。”


崔璨表示,二手车商以往是将收购的车辆转移登记在本市指标之下,然后再外迁,今后应简化流程,直接外迁。从这个角度来看,新政不仅没有造成阻碍,反而促进了行业提效。作为商品的二手车,占用一个宝贵的出行指标,本身就不符合调控精神。在政策方面,去年交管部门已在推进“放管服”,行业协会也在推动二手车回归“商品属性”,车商当前面临的问题不难解决,只要在收车时过户到周边非限购省市就可以了,仅需注意迁入地的环保排放要求。


在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看来,去年12月底北京二手车市的火爆不是政策利好导致的,而是小客车资源配置调整刺激下形成的。这种火爆场面只会昙花一现。他表示,2020年二手车流通领域的“放管服”改革,修订包括《二手车流通管理办法》在内的立法规章,出台了二手车增值税减按0.5%征收的政策。此外,二手车异地交易、二手车商品属性确认等问题也呼之欲出,这些政策是近40年来行业最重要的改革政策,将对二手车行业发展起到重大推动作用。但是,如今临时产权登记政策还未落地,而市场中90%的主体都是经纪公司,北京的这一《规定》显然对二手车市场已造成一定影响,二手车带动新车销售的作用也会减弱。12月交易量的增长可能提前释放了今年一季度甚至半年的市场动能,再加上疫情的影响,今年北京车市的走向难以预测。


来源:二手车小胖说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