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车企转向汽车文化,中国汽车文化是怎样的

谣铭 2021-04-12 15:54:02

中国汽车,有资格谈文化了吗?


前几天,新华网发布了一则报道《汽车业进入“攒车”时代》。


正如文中所说,“汽车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迎来众多重量级跨界者”。


百度、阿里、腾讯已经官宣多时,小米也跑步进场。


中国台湾的富士康、美国苹果、日本索尼等巨头也都盯上了这块蛋糕。


不论谁是最后的赢家,时代真的变了。


在油车时代,由于起步晚、核心技术受阻,我国汽车行业长期处于微笑曲线的底部,在研发、品牌、文化层面,吃尽了亏。


而在电动车时代,尤其是智能电动车时代,我们的起点并不落后于外国油车品牌,甚至在自动驾驶方面表现出差异化优势。


并且,我们看到组团出战的中国汽车军团,已经显现出更智慧的集体战略。


在“不差钱”的BAT巨头依靠代工入场厮杀之时,拥有自己超级工厂的国产车企,已经向微笑曲线的顶部——文化,发起进攻。


前天,黄浦江畔的上海复星艺术中心顶楼露台,小鹏P7鹏翼版的那场交付Show,已经显露端倪。


甚至,这场交付会对外称呼不是交付仪式,而是叫「小鹏汽车艺术品鉴之夜」。就在这场活动的楼下,同时举办的还有安藤忠雄的建筑艺术展。


这是当下最具影响力的日本建筑设计师之一,他曾获建筑界的诺贝尔——普利兹克奖,被誉为以建筑为生命的“清水混凝土诗人”。


在当下汽车行业的大变局背景下,国内选手的一举一动,都值得格外关注。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在这么多年中国车企的历史中,很少存在如此具有科技感,又和艺术和文化带有关联的汽车交付会。


要知道,过去由于起步较晚,我国本土的汽车行业一直被认为是“汽车文化荒漠”。


而一提到的国外的汽车文化,却是各有特色,百花齐放。


比如提起美国的汽车文化就会想到肌肉车,会想到堆满工具的车库,会想到公路文化;


提起日本的汽车文化,离不开各种小排量小尺寸但充满乐趣的小跑车,离不开《头文字D》,也离不开K-Car这样的用车文化;


提起欧洲的汽车文化,则是一个习惯了两厢车手动挡的驾控乐趣的文化。


这次特别的「小鹏汽车艺术品鉴之夜」,不仅再次让我对智能汽车有了重新的认识,也令我开始再次思考汽车文化对于中国汽车产业的重要性。


到底什么是中国的汽车文化?它诞生于何处,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它和如今正在飞速发展的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而要探索这些问题并解开疑惑,就要回到30年前,从中国人第一次接触到汽车开始说起。


01


90年代的一个小品里,冯巩饰演的面的司机和牛振华饰演的皇冠司机,虽然同为出租司机,但是互相拆台。


尽管后者说得天花乱坠:皇冠是进口高级轿车,日本丰田的子品牌,配置高端,但冯巩一句话就让对方无法反驳:“面的便宜啊!”


冯巩口中的“面的”,其实由天津引进的日本面包车大发,曾登出过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要发家,买大发”。


当时,能买得起汽车的人很少。普通人见到汽车,更多的是“营运车”,所以习惯称之为“面的”。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国内汽车文化就等同于的士。


而说起中国自己的汽车文化,是从一辆叫夏利的车开始的。


1986年9月,天津市微型汽车厂(天津一汽前身)引进“夏瑞特”两厢轿车。时任天津市领导亲自命名:“自己生产轿车,华夏得利,中国人得利,就叫夏利吧。”

国产车企转向汽车文化,中国汽车文化是怎样的

尽管夏利动力性能较差,密封性也不严,开久了甚至空调制冷性也堪忧,但毕竟是自家品牌,价格也便宜。


1996年,国内出租车有80%以上都是夏利,2005年底,夏利成为国内第一个销量突破20万的轿车企业。那时候,在全国大小城市的街头望去,都是一片红海。


当时,春晚上与汽车相关的话题,多是围绕的哥与乘客展开的。


在出租车迅速成长的同时,私家车也在另一条线上开始多了起来。


1983年4月11日,随着合资的风潮在中国刮起,第一辆大众桑塔纳在一间旧厂房手工组装诞生。


70年代之前的车型都是圆圆的,这种黑色塑料做成的保险杠和窗框、镀铬的亮闪闪的车在中国前所未有,一出现便是“高级”的代名词。


三年后的1986年,中国制造的桑塔纳轿车年产量达到1万辆,1992年产量达到10万辆。

国产车企转向汽车文化,中国汽车文化是怎样的

而“桑塔纳”的名字,也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如旋风一般成为家喻户晓的“国民车”代表。


这也是我国老百姓买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私家车。


一直到2001年,几乎所有的中国轿车企业都依赖合资模式;95%以上的轿车是外国品牌;桑塔纳、捷达和富康占据60%的市场份额。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还没有形成自己汽车文化的底子。


不仅如此,由于合资车大卖,传统的自主品牌纷纷遇冷。我们用市场换技术,副作用就是国内汽车企业挑战更大,日子更难过。


02


1997年,一位名叫李书福的浙江年轻人从开照相馆再去干摩托车干冰箱,最后他萌生了造车的念头,要给“沙发配四个轮子”。


当时不少人劝他别干,这行业批量规模太大,对资本的要求也太高,民营造车几乎就等于自杀。


李书福却认定了这件事,对着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说:“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尝试,允许民营企业家做梦,请给我失败的机会”。


1998年,吉利第一台真正量产的汽车——吉利豪情诞生,而这辆车的造车技术背后,是李书福把无数辆进口车,包括一辆上百万的奔驰拆了装,装了拆才学到的。


到了2010年,一款叫五菱宏光的汽车出现在大家视野里。


这款车追求极高的实用性和性价比,在第二年就跃居MPV细分市场销量榜首,单月最高销量超8万辆,是彼时国内成长最快、销量最大的单一平台车型。


2011年,它更是在全球最畅销的12款车型中,高居第三。


巨大的市场销量与占有率为五菱提供了有力的群众基础,后来一段飙车的视频更是让五菱登上神坛,从此它上升为一种精神图腾,开始有了信徒。

国产车企转向汽车文化,中国汽车文化是怎样的

再后来,SUV风又吹遍国内,大空间、开阔视野成了很多国人选车的关键要素,仅2016年,中国大陆市场就卖出了902.3万辆的SUV。


许多国人之后甚至对“大”产生了一种类似偏执的感情,以至于国内大7座、加长车、三厢车都愈加受欢迎,而与之相反的是小型车在国内却热度减少。


而大车文化又衍生出了“特供车”文化,许多合资品牌针对国人的喜好,专门“特供”了加长轴距版、四门版、两厢变三厢版等等专属车型,并且大多数都成了爆款。


尽管如此,汽车真正成为我国普通家庭一部分的历史仍然不过20年,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仍没形成属于自己独有的汽车特征,且随着国内汽车市场的扩大,拿来主义和山寨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一些车企只顾面子工程而不顾质量造一些山寨车,更有甚者直接等比复制,出现了让人不齿的“皮尺部”,几乎没有自主设计。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我们自己的汽车文化更是难以形成,基本上只能追随发达国家的脚步,别人谈性能就流行性能,别人谈肌肉就流行肌肉,但本质上仍然只是一个交通工具。


03


智能时代到来,给了中国汽车文化一个换道超车的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


不妨想象一下,假如我们将智能车视为一台巨大的手机,手机中App可以实现的功能,在车中都能再现,那么我们从中挑出任何一点,都可能形成一个影响深远的习惯。


比如以后人们出门的户外聚会变成在智能车旁烧烤唱歌看电影,这样就会带动城市周围各种小公园小广场,变成一个个小型party区。


而当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后,一种新的文化就形成了。而类似这样的汽车文化,并不是简单复制欧美日的文化。


“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会不会颠覆房地产?”


“未来10-15年,会不会有很多上海人自愿搬到海岛上去住?”


“随着车愈加的智能化,电影的时长会不会被大幅缩短?”


正如在「小鹏汽车艺术品鉴之夜」上,何小鹏与高晓松谈到艺术与科技的碰撞时所说的那一段话:我最初(创业的)想法是,我们的车不应该是跟以前一样的车…过去车仅仅是一个交通工具,快速安全到达就离开了…现在越来越不同的是,它很有可能变成一个不同的空间…


我们看到巨头排队入场,抢夺红利。也应该看到,随着智能汽车普及,全球智能电动车最大的市场——中国,也将发展出自己独特的汽车文化。


随着车载系统的进化、自动驾驶和5G的普及,可能以后在车上接个手柄,就能边开车边玩游戏,在自己车上进行私密的娱乐活动,也许会对现在社会的年轻人的生活产生变化,像头号玩家里面那样。


或者把后箱改成小房间,接上充电桩就能变成一个住所,把电动MPV变成更加低成本的一个房车,给租不起房的年轻人住。


尤其是汽车的智能化,这是国内汽车新选手们的优势所在。


目前来看,在所有造车新势力当中,小鹏是在智能化层面上做得最彻底的一个,也是最敢探索的一个。


踏入2021年以来,小鹏汽车可谓动作频频。


除企业战略层面的扩张,小鹏汽车完成了之前国内车企都没敢尝试的挑战——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功能)3000公里远征挑战。


由十几辆小鹏P7组成的车队从广州出发一路北上,途经泉州、温州、上海等几大城市,并最终抵达北京,全程3675公里。其中可使用NGP功能的高速里程超过3145公里。


根据小鹏汽车官方统计,NGP功能全程平均每百公里接管0.48次,变道超车成功率97.36%,出入高速匝道成功率93.29%,隧道通过成功率98.33%。


迄今为止,这是在国内行驶里程最长的自动驾驶辅助量产功能应用实例。


这完成了何小鹏在去年10月立下的“FLAG”,同时他又立下了一个新的“FLAG”——到2025年之前实现高等级自动辅助驾驶,不光要做到中国最好,还要做到全球领先。


高等级自动辅助驾驶普及,汽车将彻底改变“营运车”、“私家车”等固有印象,衍生出新的汽车文化。


而如同这次融合科技与艺术、科技与文化的「小鹏汽车艺术品鉴之夜」,在尝试探索结合不同种元素方面。


而在新一轮的布局中,设计,无论是关乎产品还是品牌印象,都是重中之重,甚至是文化的“灵魂”——因为这关乎所向外传递的价值认同。


我们也看到,小鹏始终在一点一点去尝试探索做出些不一样的东西。


以往我们提到剪刀门,首先想到的往往是一辆来自国外的超跑车,但这次却是一辆属于我们中国的剪刀门平价轿车。甚至有不少人开玩笑说,这让中国人第一次用30多万就能实现超跑梦。


同时以往被认为大多车主觉得不敢驾驭的颜色——超闪绿,也被P7鹏翼版作为先行者第一个尝试。这个经过专业团队168天的配色之后才出现的颜色足够个性,足够不同,足够“出格”,中国车企第一次敢这么探索求变。


这也正如高晓松在活动中所谈,越来越多的优秀设计,不再只出自欧洲等豪华汽车品牌之手,而是由中国本土公司,尤其是新一代电动车品牌也有底气和能力引领着汽车潮流。


再比如,这次P7鹏翼版交付Show所选择的上海复星艺术中心,此刻正在同期举办安藤忠雄建筑艺术展。


以前很少有车企将自己和艺术展结合在一起,但小鹏汽车用一场别出心裁的创新,做出了对新势力智能汽车的“新”表达:它们不止是产品设计的新,更在于心智上的“求新”。


而“挑战”与“自由”,也是建筑大师安藤人生永恒的追求——这与小鹏汽车的“求新”不谋而合。


而不按常规一直是小鹏的风格,他们一直在尝试做点不一样的东西,可以说世界上没什么,小鹏汽车就要“莽”起一股劲做什么,这不仅让中国汽车的边界不断外扩,也让世界看待中国汽车文化多了一种视角。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在这样一个从科技转换迅猛的时代,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全球汽车行业正处在一个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下。在传统燃油车向智能电动车转换赛道的过程中,中国的新造车企业在一些方面已经取得了领先,闯进了一个崭新的领域,从追随者变为了探索者的角色。


这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中国有自己的品牌赶超奔驰、宝马、奥迪等德系豪华品牌的曙光,也第一次看到中国品牌有望在全球汽车市场与大众、丰田等龙头企业一较高下的实力,这是一代又一代中国造车人的终极梦想。


创新、颠覆和不断求变的角色,跳出常规、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将艺术人性化体验与汽车科技智能相结合的品牌路线,正在越来越和来自中国的车企联系在一起。


就汽车百年的发展历史来看,我们确实错过了许多。


但这不足以说明我们永远处在汽车文化洼地。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类似小鹏汽车这样的探索者蓄力,我们一定会有根植生长在中国本土的汽车文化诞生。


相信那时候的汽车文化,将会比现在有趣得多。


来源: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微信公众号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

国六的DPF养护方案
国六的DPF养护方案
04月01日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