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转身造车,米粉集体造反?小米后院“起火”,雷军该信任谁?

暖心 2021-04-14 14:41:09

比起小米如何造车,以及原国际部总裁周受资等高管离职,可能现在最令雷军焦虑的事情,是米粉集体“抗议”。雷军转身造车,米粉集体造反?小米后院“起火”,雷军该信任谁?

雷军转身造车,米粉集体造反?小米后院“起火”,雷军该信任谁?

最新回答

一部视频引发的米粉抗议


近期小米各种大新闻登上媒体头条,发布“安卓机皇”、100亿美金杀进新造车领域,小米之家开到了5000家,颇有一统手机江湖,即将颠覆造车领域的架势。但B站上的一期视频,却引发了小米的后院起火。


起因是B站上的一名UP主“木羽说科技”,上传了一段视频《小米高端路的最大障碍——MIUI》,这则视频当天登上B站数码区的热榜第一,现在这则视频播放量已经到了176万。由于视频发布者木羽是扛起米粉社区的元老人物,所以他的吐槽一针见血,认为小米目前的系统又卡又不稳定,MIUI系统更新落后于机型发布。


木羽还在视频底下留言:“小米11 Ultra六七千最新旗舰,出厂只有MIUI 12,还没有12.5的内测,稳定版还要五月底,(导致)目前(采用高通骁龙芯片)888机型还不如865日常流畅,太离谱了。”这条视频评论的点赞数已经将近达到2万。


在米粉们看来,普通消费者看到的是小米各种高端机型发布,120倍潜望式镜头、夜枭算法、120HZ屏幕等一系列创新,但米粉更在意系统是否流畅,使用体验优化到更好。而如今MIUI系统更新缓慢,造成新机BUG增多,这被米粉认为是失去用户体验至上的初心。


很多米粉深有同感,于是自发跑去微博和MIUI社区控诉,导致雷军和卢伟冰微博下全是米粉要求更新系统的抗议。而以往雷军和卢伟冰会经常回复留言,这次没有亲自下场给出回复,而是账号名为“小米秘书助手”回复部分表达激烈的留言。


一直以来,MIUI社区是米粉聚集的地方。而MIUI社区成立时间几乎与小米公司同期,早期雷军选择了100名极客粉丝试用MIUI,此后米粉反馈各种问题,MIUI两周一迭代的模式就被传承下来。


早期为小米赢得真正口碑的正是MIUI系统,而MIUI系统的拓荒者和米粉文化的创办者、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早已经离开MIUI系统开发一线,未来主要精力要去造车。很多米粉感到自己被抛弃,这使得他们感到无奈。


从MIUI开发者社区模式,延伸出来的小米的粉丝文化和用户运营思维,帮助小米取得了巨大成功,也帮助蔚来建立起忠实的用户群体,如今米粉群体感到不满,小米内部人认为根源是薪资太低,很多老人跳槽离职,大量应届生还不能挑大梁。


一位小米信息部离职的员工对Tech星球提到:“小米还是不错,但普遍薪资福利比较低是现实,自己来创业公司薪资涨了50%。”在其看来,MIUI拆了又合,去年互联网部门整合成三个部门,云平台动荡,都是小米忽视“软实力”的表现。

当然,雷军的注意力转移也是无奈。自从小米集团股价在1月份触到35.9港元的高位就开始跳水,宣布造车后还是没能阻止股价低迷,2021年至今,小米股价已经下跌了25%。截至4月13日,小米集团的市值是6263亿港元。


小米高管变局下的业务承压


米粉集体抗议,小米股价跌去四分之一,这是掩盖在小米近期各种高光新闻背后的实情。而造成这一切的核心原因,就是小米正值用人之际,却也是小米高管大幅变动之际。


小米第一次核心管理层变动,发生在2019年12月,这一波主要是部分创始团队元老离职。当时雷军发布内部信,宣布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和高级副总裁祁燕分别离职和退休,同时林斌担任集团副董事长,精力转向董事会,CFO周受资也被轮岗到国际业务部门任总裁。


此前负责研发的周光平、以及米聊的黄江吉等几位元老也已经离职。和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开始淡出,雷军转而任命新人。将对国际业务领导有方的王翔,晋升为小米集团总裁;因Redmi成绩出色的卢伟冰,出任中国区总裁就是体现。


小米第二次核心管理层调整,始于2020年开始引入各种外部人才,这一波被外界比喻为组建“复仇者联盟”。挖来原中兴终端CEO曾学忠、从联想赔偿500万违约金挖来产品负责人常程、从大摩董事总经理职位上挖来林世伟担任CFO,不一而足。


直到2020年12月,小米再次发布内部信,进行了组织架构最后的修补和调整。这次除了成立集团总办这种职能部门,小米任命潘俊为电视部总经理,向CEO汇报。小米制造工程部升级为智能制造部,集团副总裁颜克胜兼任智能制造部总经理。


两年时间,小米完成了组织架构的年轻化和互联网化的改组,开始向第一智能机厂商的位置冲击。从2020年成绩看,各个季度环比增长都还不错,只是Q4开始出货量和营收都开始增长失速的信号。


如果从这几年全球市场的发展数据看,小米的表现还不错。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小米Q4季度是全球第三,国内第一的智能手机厂商。


但小米的位置并不稳固,成功升级为全球第一的国内智能机品牌,西欧和印度等国外销量占了一半。国内市场在2020年末还不是第一,要知道那时候OPPO还没有发布Find X3等主力机型。但小米还是决心和所有国产安卓机“死磕到底”。


小米11并不是算真正的高端机型,3月发布小米11 Pro机型虽然被小米冠以“安卓机皇”称呼,但后面还有新型号小米11 ultra,估计过几个月还会发布新第一代小米MIX。


为了将这些机型全部销售出去,小米还在努力拓展渠道升级,去年千店同时开业,今年4月3日,小米之家第5000家店已经在沈阳开业。


网传2021年小米手机出货目标量是2亿-2.2亿部,同比2020年预计增长36.98%-50.68%。小米手机业务大跃进之际,雷军的注意力要集中到造车新项目上,新的领导层能否完成这一任务就显得非常关键。


谁来撑起小米手机未来?


2020年中,雷军做了一个重要决定,那就是实行合伙人制度。新增王翔、周受资、张峰和卢伟冰四位合伙人,整体合伙人达到了9位。


而就在短短半年时间后,最年轻的合伙人周受资宣布离开小米,加盟字节跳动担任CFO。在小米内部,有员工形容合伙人是“跑着跑着就散了。”

当然,无论谁走,小米手机还会是要为既定目标前进。从目前来说,小米手机业务最核心的负责人分别是小米总裁王翔,小米中国区、国际区总裁卢伟冰、小米手机部总裁曾学忠、小米手机产品负责人常程。


王翔的战绩是国际区业务做得好,被成功晋升为总裁。但晋升后,王翔的主要职责是管理公司的职能部门以及运营工作,并不算一线业务负责人。打赢高端以及市场份额第一这场仗,最主要依赖的还是后三者。


这3人中,卢伟冰的晋升速度最快。作为2019年才加入小米的外来户,一年就被选入小米9大合伙人之一。主要成绩支撑是其领导的红米品牌,成功拓展了市场,拖住了华为旗下的荣耀手机。此前雷军曾为此不胜其烦,荣耀宣称自己对标的是小米品牌,用雷军话说:“友商搞了个子品牌,怼了小米5年时间,真是怎么low就要怎么来。”


卢伟冰加入小米后,开始领导红米品牌反击。而且卢伟冰也化身微博战神,大嘴的风格帮助红米与荣耀打口水战时,也不落下风。这让雷军将亲自领导的中国区、以及周受资原来领导的国际区,都交由卢伟冰负责。而且卢伟冰主管小米渠道建设和销售,2021年小米(包含红米)出货量将是检验卢伟冰的进阶战绩。


而对于曾学忠来说,主管手机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工作。当前的压力不可谓不大,如何破除小米几款高端机型的“堆料”和货源不足的“耍猴”负面风评,就是曾学忠的核心命题。堆料背后的问题是产品设计和优化,以及软实力匹配等综合问题,尤其避免前文提到的MIUI系统出问题,就得曾学忠更多负责。


当然,如果小米11 Pro或者年底发布的小米12能够成为经典机型,成功占稳高端机市场,那曾学忠成为小米中国区总裁,进入合伙人都极有可能。不过,目前看寄予厚望的小米11 Ultra是无法成为完成这一任务了,极致追求性能导致的重量和外型设计都比较激进,这款手机缺乏成熟稳重表象的感觉。


而对于常程来说,部分产品业绩会和曾学忠重合,个人更重要的是做好小米产规划工作。从小米MIX FOLD,小米11 Ultra、小米11 Pro、小米11、小米10S再到红米K40 Pro、红米K40、Note9系列,很多机型价格只相差几百块钱,密集填补了2000-7000之间的价位。如何让这些型号在不同的消费者中建立品牌心智,而不是让消费者感觉眼花缭乱不知怎么挑选,这些挑战也很大。


一直以来,小米内外部有声音认为,小米此时不宜宣布造车,毕竟华为手机渐渐退出后,小米在国内市场有一场硬仗要打。打赢了压制OV,打输了大本营丢了。而既然已经宣布造车后,小米手机业务谁来替雷军解忧,目前还看不出明确答案。


来源: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

免责声明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