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达逐渐成为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提速智能驾驶赛道布局

时光老去 2021-04-28 18:35:01

中科创达作为以软件为核心业务的优秀企业,自2013年开始便间业务拓展至智能网联汽车,推动智能汽车的发展,如今随着“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来临,中科创达抓住了机遇,逐渐成为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提速智能驾驶赛道布局。


“软件定义汽车”赛道中不乏“隐形冠军”。


“软件定义汽车这个时代对于中科创达来讲是千载难逢。软件价值在汽车行业中凸显的这个时期,使我们生逢其时,英雄有用武之地。”中科创达执行总裁武文光坦言。

中科创达逐渐成为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提速智能驾驶赛道布局

回顾汽车100年的发展历史,最开始的汽车是靠纯物理的器械运动来驱动,随后燃油发动机的诞生给汽车又带来了一场变革,而后是轻量化变革。到了80年代以后,电子电器化推动了汽车产业的新一轮发展。从2000年开始,网络技术逐步开始引领汽车行业的又一轮革新。


“2020是一个开始,如果几年前说还是偏早。”在他看来,“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已经来临,汽车的硬件已经发展的差不多了,软件在汽车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每年汽车领域的创新,大概90%都来自于软件,客户得需求也是在软件方面需求量更强。”


中科创达作为一家智能操作系统产品和技术提供商,以智能操作系统技术为核心,聚焦人工智能关键技术,加速智能软件、智能网联汽车等领域的产品化与技术创新。

中科创达逐渐成为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提速智能驾驶赛道布局

2013年,中科创达开始大力投入智能网联汽车业务,推出的智能网联汽车平台产品,通过“软件”打破传统行业边界。在汽车的新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时代主旋中,中科创达确立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网联、以及工具链+解决方案和服务的布局。


据亿欧汽车了解,其智能网联汽车业务持续快速增长,2016年至2020年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102%。而汽车业务收入在中科创达整个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亦逐年提升,由2016年的5.45%,提升至2020年的29.31%。


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是“软件定义汽车”的软件基础设施,承载所有软件、应用、服务以及商业模式创新。中科创达在全球拥有超过200家智能网联汽车客户,如广汽、上汽、一汽、理想、大众、GM、丰田等头部车企。


2020年3月,中科创达与广汽研究院宣布成立“广汽研究院-中科创达智能汽车软件技术联合创新中心”,双方携手打造软件和应用创新的基地;2020年9月,中科创达与上海零束软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打造智能网联汽车软件平台。

中科创达逐渐成为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提速智能驾驶赛道布局

在2020财年,中科创达智能网联汽车的7.7亿元收入当中,其中软件开发、技术服务收入占有81.3%(6.26亿元),软件许可等收入为1.44亿元,占比18.7%。


中科创达正在自动驾驶领域进一步布局。早在2020年2月,中科创达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7亿元,用于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研发、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研发、5G智能终端认证平台研发等5个项目。


智能视觉在整个智能驾驶技术路线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在此领域,中科创达在2017年就已经布下了一枚关键的技术“棋子”。据了解,中科创达于2017年全资收购了保加利亚企业——MM Solutions,该企业主要致力在光学、图像处理、视觉算法等领域。


“奥迪等品牌车型的电子后视镜算法就是由该公司提供的。”武文光透露,中科创达的技术优势在于图形、图像的后期处理,比如拼接、调白平衡、图像虚化、明暗对比等。随着智能驾驶的到来,这些方面的需求会越来越多,因为图形图像是感知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智能驾驶领域,我们还收购了一家公司叫辅易航,该公司有着全国领先的低速泊车技术。”武文光表示,在封闭场景中,智能驾驶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低速泊车将会是中科创达业务发展的重点。


随着“软件定义汽车”、智能驾驶的商业推进,汽车制造商将越来越多的精力由制造端向服务端转移,汽车从一个单一产品演变为既是产品又是服务平台,汽车制造商也从生产制造商变成服务提供商,商业模式成为了行业关注重点。


“商业模式是很头大的问题,这也不是中科创达一家企业说了算。”武文光坦言,中科创达去年就和主机厂共同探讨如何应对商业模式的改变,“整体上来讲大家都还在探讨商业模式的过程当中,我感觉目前还没有一个很成型的模式出来。但是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大家越来越认识到软件的价值所在,这是关键。”


他表示,无论是主机厂,还是Tier1,如今,包括中科创达在内的供应商都变成了一个网状结构,大家都是网状结构中的一个节点,需要“共生共融”。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每个节点能够做好自己的技术,而不是一味的逐利导向,去争夺别人的战场。


以软件为核心业务的中科创达,正在被“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推向智能驾驶汽车产业的前列,今后,中科创达将会继续赋能智能驾驶汽车产业,实现软件与汽车的融合共生,为大家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去年智能座舱软件收入增长6成,中科创达全面备战ADAS


刚刚过去的2020年,智能网联汽车业务成为中科创达业绩增长的一大亮点。


2020年,中科创达实现营业收入26.28亿元,相比2019年同比增长43.8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3亿元,同比增长86.61%,营收和净利润均创下新高。


在中科创达的三大核心业务领域当中,智能网联汽车业务已经成为了第二大业务板块,去年实现营业收入7.7亿元,同比增长60.09%。


过去几年,中科创达大力拓展智能网联汽车市场,实现了从手机产业向智能汽车产业的产品化转型。然而,中科创达的野心并不止于此,而是要从智能座舱拓展到智能辅助驾驶、自动驾驶,并且构建以汽车智能操作系统为核心的生态圈。


不过,随着智能网联汽车市场竞争逐步加剧,加上智能驾驶操作系统更加复杂且技术门槛更高,接下来中科创达所面临的挑战和难题并不少。


智能网联汽车业务增长6成


中科创达是国内外少有能够提供从芯片层、系统层、应用层到云端的全面技术覆盖的操作系统技术公司,也是专注于汽车OS的独立第三方服务商。


截止目前,中科创达的业务主要分为智能软件、智能网联汽车、智能物联网三大核心领域,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1.62亿元、7.7亿元、6.95亿元,均实现了同比增长的态势。


其中,智能软件业务是中科创达最大的业务板块,主要提供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的智能操作系统产品,以及为包括高通、华为、三星等芯片厂商提供底层智能操作系统软件技术。


2020年中科创达智能软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20.24%至11.62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是44.23%。其中来自芯片厂商的收入为3.52亿元。


而智能网联汽车业务是中科创达发展最快的业务板块,提供从操作系统开发、核心技术授权以及应用定制的智能座舱软件解决方案。


2020年,该业务板块实现营业收入7.7亿元,同比增长了60.09%,占总收入的比例由2016年的5.45%提升至了2020年的29.31%。


资料显示,中科创达从2013年开始布局智能网联汽车业务,以车载信息娱乐系统为基础,融合了智能操作系统技术、Righware Kanzi®3D开发技术、智能视觉人工智能技术等技术,面向汽车厂商及一级供应商提供智能座舱平台产品,业务模式包括软件开发、技术服务及软件许可。


财报显示,在中科创达智能网联汽车的7.7亿元收入当中,其中软件开发、技术服务收入占有81.3%(6.26亿元),软件许可等收入为1.44亿元,占比18.7%。


过去几年,汽车“新四化”的加速渗透,智能座舱的渗透率不断提升,作为“软件定义汽车”的软件基础设施,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迎来了快速的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科创达先后收购了北京爱普新思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车载娱乐系统)、北京慧驰科技有限公司(车载娱乐系统)、芬兰Rightware公司(智能汽车人机交互界面和引擎业务)、海外公司MM Solutions AD(图像视觉技术),实现了从手机智能软件向智能汽车产业的转型。


与此同时,通过相关的收购以及与高通的深度绑定合作,中科创达的智能网联汽车板块收入在过去几年实现了快速增长,由2016年的4600万元增长至2020年的7.7亿元,同比剧增了157.39%。


年报显示,目前中科创达已经形成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网联、自动化测试工具等布局,在全球拥有超过200家智能网联汽车客户,并且已经与广汽、上汽、一汽、理想、大众等车企达成了深度合作。


落子ADAS背后,困难重重


财报显示,未来5年,中科创达将重点关注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的投入与研发,构筑车云一体操作系统,同时向智能驾驶辅助系统、自动驾驶领域进行拓展延伸。


目前,中科创达正在开发的项目包括多模态融合技术、面向安卓操作系统的信息娱乐系统软件平台、智能驾驶辅助系统、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等。


中科创达董事长赵鸿飞曾公开表示,未来10-20年之内,中科创达最大的机会就是智能汽车操作系统和物联网操作系统,这也是中科创达发展的方向和目标。


资料显示,今年2月,中科创达收购了辅易航51.48%股权,再次向智能辅助驾驶领域进行延伸布局。据悉,辅易航拥有研发生产超声波雷达、毫米波雷达、自动泊车系统等的能力(有机会实现部分ADAS功能在座舱域的集成,这也是目前市场的趋势之一)。


事实上,2020年,中科创达与滴滴合作研发的DMS、ADAS等智能安全驾驶方案已经发布,同时还与华人运通、广汽等进行了深度合作,涉足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两大技术领域。


尽管中科创达在ADAS领域已经进行了一系列布局,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智能座舱操作系统解决方案跨越到智能驾驶领域,所面临的挑战和技术难题还很多。


《高工智能汽车》了解到,未来智能网联汽车将拥有三套操作系统,分别是传统座舱娱乐OS、车身控制OS以及自动驾驶OS。


这其中,自动驾驶OS的复杂性最高,不仅从Demo到量产需要满足真正的车规级及最高功能安全等级的要求,同时对OS的实时性、可靠性、事件响应延迟等技术指标要求也更高,整个系统的开发也异常复杂。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智能座舱操作系统已经拥有Linux、Android、QNX等成熟的底层操作系统和系统组件,自动驾驶的底层操作系统格局仍不明朗,而且对RTOS(实时操作系统)的应用还不成熟、积累并不多。


目前大陆集团旗下Elektrobit Automotive GmbH(EB)以及来自奥地利的TTTech Auto、中国的映驰科技等多家公司已经占据先发优势。此外,采埃孚等多家传统Tier1也在布局类似的中间件业务。


其中,TTTech已经为奥迪、宝马、大众开发域控制器安全软件平台。去年,该公司汽车业务收入已经达到近2亿欧元,并计划2023年IPO上市。


“目前自动驾驶OS大多基于VxWorks、QNX等进行开发,这些企业的技术沉淀并不是在短期内可以赶上的。”有业内人士直言,中科创达只是智能座舱操作系统二次开发与优化厂商,跨越到智能驾驶领域所面临的技术难题和挑战可想而知。


其次,中科创达近几年的智能汽车业务之所以能够实现高速增长,很大一部分依赖于高通在终端客户上对其业务的导流。


资料显示,中科创达此前与高通有深度捆绑式合作,是后者在国内的智能座舱芯片平台软件方案核心提供商之一,而中科创达为客户提供的操作系统定制化服务几乎全部基于高通的芯片平台。


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数据显示,高通从2015年开始发展智能座舱芯片,随即进入了高速增长期。到2020年高通几乎垄断着整个汽车座舱高端市场。而这几年恰好也是中科创达智能汽车业务猛增的时期。


这就意味着,一旦高通的业务量发生改变(目前,座舱域的高算力芯片的份额变化仍有很大的不确定),中科创达的业绩将受到直接影响。


此外,现阶段包括大众集团、戴姆勒、宝马在内的越来越多国际汽车巨头以及中国部分主机厂都在致力于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同时包括苹果、华为等科技巨头也在加速布局,未来市场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到中科创达的新业务拓展,当下亮眼的业绩以及大力拓展跨域(从座舱到智能驾驶)背后,还面临着诸多的挑战和困局。


不过,这也是传统汽车第三方软件公司高附加值业务突围的唯一路径。


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发布报告称,未来汽车软硬件供应商将形成三种市场格局,一是纯粹提供硬件研发、制造甚至是代工;二是提供纯粹的软件外包开发;三是掌握核心的域控制器中间件OS以及安全模块。


来源:时时企闻网观、公司年报高工智能汽车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