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汽车行业绕不开的话题

活该吗 2021-05-19 10:50:00

提到碳中和与汽车的关系,你第一个会想到的可能就是「新能源汽车」。


可是如果有人跟你说,只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就一定能实现碳中和,那绝对是骗子!


就像二氧化碳与人类的关系不只是呼出的气体,也贯穿着我们日常的衣食住行一样,碳排放与汽车的关系也不只是尾气排放那么简单。


碳中和与汽车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呢 ?


碳中和,汽车行业绕不开的话题


低碳环保,不只是环保


碳中和这个关乎全球气候变化,与我们生存的空间息息相关的话题,最近异常火热。中国作为能源使用中 85% 来自煤炭、天然气、石油等化石能源的「碳排放大户「,更是提出了「2030 碳达峰,2060 碳中和」的目标。


在这个目标下,占碳排放 18% 的机动车自然成了低碳减排的重点关照对象。


降低碳排放,不仅仅减少温室气体,阻止全球气候进一步恶化,也给汽车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动力。当拥有百年历史的传统燃油车已经趋于成熟时,是新能源汽车的全球推广,给车企们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在清洁能源汽车领域抢占自己的位置。


可以说是碳中和,让一百年前曾经被内燃机车打败的电动汽车有机会翻身,成为目前汽车发展的主流趋势。


碳中和,汽车行业绕不开的话题


碳积分交易,碳中和第一步


低碳减排的趋势下,各国都推出了相应的约束政策,前不久甚至传出了「 一汽大众 4.35 亿重金,向特斯拉购买碳积分」 的消息。


为什么一汽大众需要向特斯拉购买碳积分呢 ?


这是因为目前国内对于车企实行「双积分」管理制度:如果车企每年生产高油耗燃油车多,积分就是负数,就只能通过购买碳积分,来补足自己的积分缺口;相反,如果车企生产的新能源车越多,获得的积分就越多。


因此,去年在国内产量超过 200 万台的一汽大众,虽然「群众基础」强大,但是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燃油车,在新能源汽车积分管理制度的打分规则下,积分自然是个大大的负数。相对应地,全线车型都是纯电动车的特斯拉,新能源车比例可以说是 100%,碳积分自然富裕,可以卖积分了。


事实上这也不是特斯拉第一次卖碳积分,2020 年特斯拉全年净利润 7.21 亿美元,卖碳积分的收入就到到了 15.8 亿美元,扣掉卖碳积分的收入,特斯拉去年卖车的纯利润是负数,并不赚钱。怪不得特斯拉在国内多了一个「卖炭翁」的称号。


正是碳积分制度这种管理手段,让我们看到车企们快速、彻底、高投入的走上了电气化转型的道路。


在这条路上,目前大多数车企选择纯电动车的路线,用锂电池和电动机代替发动机;也有像丰田一样的少数,坚持燃料电池路线,用更清洁的氢能作为汽车的动力源,还有一些企业,比如博世,选择了「技术中立」的多元动力总成路线:在乘用车领域,通过电桥、48V 系统等电动化技术,让纯电动私家车发挥更好的性能;在商用车领域,通过提供燃料电池技术,跟中国本土企业庆铃汽车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等,推进燃料电池在中国的产业化进程。


不同的路线,是当前阶段实现的难易程度不同决定的,但它们殊途同归,目的都是帮助中国汽车产业在 2028 年提前实现碳达峰,最终实现汽车使用阶段的低碳排放甚至零碳排放。


只有新能源汽车,还远远不够


当然,电动化技术只是汽车节能减排的一个手段,汽车的碳中和所需要的不只是新能源汽车。


在目前我国火力发电占全国发电总量的 70% 以上、部分氢气的制造还来源于分解化石燃料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只是把用户在用车期间产生的碳排放前置到发电环节,但依然需要消耗的石油、煤炭,没办法做到真正的零碳排。


甚至当电动车充的电完全来自于风电、光伏发电,燃料电池汽车加的氢气完全来自电解水制氢时,汽车原材料的使用、生产制造、运输环节,依然有可能出现碳排放超标的问题。试想,一辆绿色环保的新能源汽车,如果生产工厂碳排放严重超标,或者用烧油的货船漂洋过海的从大洋彼岸运到国内时,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多少碳排放呢 ?


生产纯电动车、提倡清洁能源开发的特斯拉,就曾遇到过这个问题:2018 年,由于特斯拉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中发生异常排放大量氮氧化物的情况,被有关部门处以 13.95 万美元的罚款。


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企业提出了在汽车全生命周期碳减排的概念。越来越多的企业把碳中和从新能源汽车扩大到生产制造过程中,甚至工厂车间、办公楼、物流环节都需要减少碳排放。


作为工业化企业碳中和的先锋,博世在去年实现了全球 400 多个业务所在地实现了碳中和的目标,成为全球首家实现碳中和的大型工业企业。这些碳中和的经验和技术路径也可以同样运用在中国,帮助中国的企业在生产环节减少碳排放。


博世提出了「2030 年达成从供应商到客户的整个价值链中减少 15% 的二氧化碳排放,累计减排 6700 万吨」的目标。在位于上海的博世(中国)总部,我们看到了早在十年前就「预埋「的低碳办公设施。深入地下 120 米的地源热泵,位于顶楼的数百张光伏板,都是这家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环保举措。


博世在 2020 年成立的博世气候解决方案业务部,推出的智慧能源管理平台,都是把碳减排技术与工业 4.0 结合,平台通过基于云端的软件解决方案,追踪和控制每台机器的功耗,直接节省能源并减少现场工作的负荷。


保时捷对于碳中和的目标是「到 2030 年实现全价值链的碳中和,通过要求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使用可持续能源,减少碳排放量」。在保时捷的生产基地,通过对可再生能源和沼气的利用,今年已经实现了生产环节的碳中和。


福特汽车碳减排也对准了汽车尾气排放、企业及工厂设施和供应链三个高碳排放的领域。21 世纪初,福特就以降低汽车生产用水为目标来减少碳排放,目前,单车用水降低 72%,累计减少了相当于一万五千个奥林匹克游泳池的蓄水量。


最后


对于国内的汽车行业来说,目前碳中和的管控还只是开始阶段。


虽然有「双积分制」的约束,在这种依据汽车排放打分的方式下,新能源汽车会迅速取代燃油车,不过,汽车在其他环节产生的碳排放是否能得到足够的关注呢 ?


汽车行业的碳中和,需要做的不只是用新能源车代替燃油车,更需要把低碳减排贯穿在汽车生产、使用,甚至回收处理的整个产业链中。这需要车企们更公开、透明的碳管理的努力,也需要汽车供应商、上游供电企业、原材料供应商,甚至物流企业等行业的相互配合。


来源:GeekCar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