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德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工厂?其实并没有马斯克想得那么简单

致远 2021-05-24 18:07:20

2019年11月,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宣布在欧洲汽车制造的中心——德国建立一家大型电动汽车工厂时,特斯拉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这家硅谷公司在一连串季度利润的推动下,股价一路飙升,更重要的是,其上海超级工厂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起来。该工厂在奠基后仅11个月就将开始生产Model 3。


在这一成功的鼓舞下,加上与菲亚特克莱斯勒达成的新能源积分销售协议所带来的资金,这位亿万富翁首席执行官打算在绿树成荫的德国格林海德复制这一模式。在位于柏林以东24英里处,特斯拉将斥资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5亿元)建造工厂。2020年7月,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柏林超级工厂将以似乎不可能的速度建立起来。”


事实并非如此。


尽管实际建设已接近完成,但该工厂可能要到2022年才会开始生产Model Y汽车,这比原定于7月1日的初始目标晚了几个月,甚至还可能更晚,因为还有待勃兰登堡州的环保批准。


特斯拉在德国的建厂道路比马斯克预想的要艰难得多。在既定选址建厂,需在现场拆除未爆炸的二战炮弹。由于砍伐了数百英亩的树木、对水资源的巨大需求,以及对蝙蝠和动物栖息地的破坏,该项目遭到了环保人士的强烈反对。


德国最大的工会IG Metall正在关注特斯拉工厂。该项目还因在施工过程中可能违反劳动法而受到审查,并可能因未经许可安装下水管道而被罚款。


特斯拉在德国格林海德的工厂开工前,必须清理数百英亩的树木 ▼

要在德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工厂?其实并没有马斯克想得那么简单


柏林的独立汽车分析师马蒂亚斯·施密特(Matthias Schimdt)表示:“尽管特斯拉工厂在几周前看起来还不错,但表面之下可能隐藏着不同的现实。”他认为,该项目的进展很像德国首都的新机场。新机场建设迅速,但由于难以获得德国当局的最终运营批准,其开放时间推迟了近10年。


“对于特斯拉来说,这绝不是个如出一辙的情况,因为特斯拉距离去年正式投入使用的新机场只有一步之遥。”施密特说,“这只是突显出,在‘官僚地狱’德国,事情并不容易。”


官僚主义


马斯克迟迟未能实现进军利润丰厚的欧洲市场的目标,这让他在电动汽车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变得更加复杂,特别是在与大众、戴姆勒和宝马等德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的竞争中。


特斯拉或许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但远不是最大的,它的产能只有德国、美国、日本和韩国汽车巨头的一小部分,去年的产量不到50万辆,而大众为930万辆。


虽然特斯拉在中国的工厂是其长期以来在加州弗里蒙特的生产基地的重要补充,但如果没有德国柏林超级工厂,以及正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附近兴建的第二家美国汽车组装厂,特斯拉就无法实现马斯克长期以来的目标,即每年生产数百万辆电动汽车。


CFRA研究公司的高级股票分析师加勒特·尼尔森(Garrett Nelson)说:“由于上海工厂的建设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可能错误地估计了柏林建成和运营的速度——也许没有完全考虑到监管和环境标准的显著差异。”


他说,在新冠疫情引发物流和供应链问题之际,也影响了建筑活动。“特斯拉正在尽一切可能按照其指导保持正轨,但现实是,首次生产可能会推迟到2022年初。”


有报道称,在4月26日的业绩报告中,特斯拉称“得克萨斯和柏林进展良好”,这让投资者和分析师感到放心,之后马斯克同意将工厂的建设推迟几天,但该公司尚未证实这一报道。


马斯克在电话中表示:“我们预计今年这些工厂将进行有限的初步生产,明年将在得克萨斯和柏林进行量产。”但在5月17日意外访问格林海德建筑工地期间,他告诉记者:“我认为可以减少一些官僚主义,那样会更好。”


“应该有某种积极的程序来取消规则。否则,久而久之,规则就会累积起来,你会得到越来越多的规则,直到最终你什么都做不了。”马斯克说。


分析师已经调整了他们关于特斯拉的模型,以反映放缓的趋势。“柏林超级工厂是2022年初的故事,”韦德布什证券公司的股票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说。“考虑到欧洲的繁文缛节,这一时间表仍然充满了曲折,但需要在2022年3月之前运行,否则生产问题将受到阻碍。”


特斯拉在德国格林海德的柏林超级工厂建设进度很快,但由于监管问题,该工厂可能会推迟到2022年投产 ▼

要在德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工厂?其实并没有马斯克想得那么简单


德国吸引力


德国作为全球汽车强国,拥有强大的零部件供应基地和高质量工程的声誉,这吸引了马斯克, 把德国作为特斯拉欧洲工厂的地点。他曾考虑过英国,但与英国脱欧有关的不确定性最终被证明是一场太大的赌博。


除了要在德国销售汽车,特斯拉还在2016年收购了格罗斯曼工程公司,将其更名为特斯拉格罗斯曼自动化公司。德国的汽车巨头们现在也在积极地致力于缩小与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差距,而与他们竞争的机会增加了特斯拉的吸引力。


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在2019年宣布该项目时表示,特斯拉决定“在德国建造一座高度现代化的电动汽车工厂,进一步证明了德国作为汽车制造基地的吸引力”。


分析师施密特表示,考虑到马斯克遇到的麻烦,他可能会“想知道每一款离开工厂的车型底部印上‘德国制造’的印记是否物有所值”。


格林海德,位于勃兰登堡州,地处东德,自30年前统一以来,东德一直比德国其他地方更穷。当地的政客们对这个将给该地区带来数千个工作机会和声望的项目的前景感到兴奋。


格林海德地方议会主席帕梅拉·艾希曼(Pamela Eichmann)告诉《德国之声》杂志:“由于特斯拉项目,整个地区现在可以期待新的发展机会,该项目确实将格林海德置于全球地图之上。


环保阻力


虽然该镇的领导人可能会支持该工厂,但很多人并不支持。该工厂占据了A10高速公路和Fangschleuse火车站之间的空间,但它离Löcknitztal自然保护区也只有几英里远。该保护区自1984年以来就具有保护地位,自1998年以来被注册为动物-花卉-生境区(FFH)。“格林海德”(Grünheide)从德语直译过来就是“绿色的荒地”。


因此,当为马斯克的超级工厂准备好300公顷土地的第一步是砍伐约430英亩的森林时,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开始——特别是对于一家以“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转变”为座右铭的公司来说。


2020年初,环保人士暂时阻止了砍伐树木的行动,但特斯拉获得了法院的批准,最初砍除了92公顷的树木,然后又砍除了82.8公顷。


马斯克淡化了他砍下的树木的质量,他在2020年1月发推称:“这不是一片天然森林——它是为用来做纸板而种植的,并且只有一小部分将被用于”柏林超级工厂。


该公司还承诺种植三倍于其砍伐量的树木,尽管科学家们普遍警告说,种植新树不如维持现有树的碳捕获策略有效。当地环保组织也担心砍伐森林会对生活在森林里的动物造成破坏。


格林海德网站上的选址工作包括重新安置生活在森林中的蝙蝠和蚂蚁,以及清除美国在二战期间投下的7枚未爆炸的炸弹。


政府官员正在审查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的建设,原因是该工厂可能违反德国劳动法,而且未经许可安装了下水道管道 ▼

要在德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工厂?其实并没有马斯克想得那么简单


该工厂的用水量及其对该地区的影响也令当地环保人士担忧,“因为工厂的大部分地面属于饮用水保护区,而且离工厂很近的地方有两个自然保护区,它们对地下水位的变化非常敏感。”德国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NABU)勃兰登堡分部的总经理克里斯蒂安·施罗德(Christiane Schroeder)说,该联盟是德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环保非营利组织之一,也是超级工厂的主要反对者。


更糟的是,特斯拉遭遇了该地区的水务部门,该部门发现未经其许可而安装的水管。勃兰登堡州农业、环境和气候保护部告诉《福布斯》,特斯拉在短暂暂停后,于4月12日获准继续施工,但仍可能面临违规罚款。


另外,据报道,国家职业安全办公室和其他机构正在调查特斯拉在工厂建设期间是否违反了最低工资,工作时间,条件和工人住房的规定。


施密特说,最终,在获得所有必要的许可证之前,工厂不会被允许开始生产,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漫长。


工会压力


拥有220万成员的德国最大工会IG Metall代表着特斯拉工程部门的工人,最初对特斯拉的超级工厂计划表示欢迎。此前,它曾试图在特斯拉的格罗斯曼部门组建工会,但特斯拉提高了格罗斯曼部门的工资,以阻止这一努力。工会主席乔格·霍夫曼(Joerg Hofmann)5月对路透社表示,工会打算成立一个工作委员会,并组织未来在柏林超级工厂的员工。


这对反工会的马斯克来说是个大难题。在加州,他一直在努力阻止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进入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该工厂以前既是丰田-通用汽车的合资企业,又是通用汽车的工厂。


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发现特斯拉存在不公平的劳工行为,包括审讯那些被怀疑是弗里蒙特工会推动者的工人。这一2019年的裁决在2021年3月得到维持,马斯克被命令删除2018年的一条劝阻弗里蒙特工人加入工会的推文(但他还没有删除)。


目前,IG Metall正在等待格林海德工厂的运营细节,包括特斯拉是否打算采用在美国和中国使用的24小时三班制,并遵守德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规定。“IG Metall的区域负责人波吉特·迭兹(Birgit Dietze)说:“对特斯拉的劳工标准长期来看是什么样子,我们表示相当怀疑。”


德国环保组织反对该公司在格林海德的超级工厂项目,理由是砍伐树木、破坏动物栖息地和用水 ▼

要在德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工厂?其实并没有马斯克想得那么简单


长期担任中国汽车分析师(也是特斯拉车主)的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认为,特斯拉在中国异常快速的起步,导致它在德国行动过快。邓恩的ZoZo Go咨询公司与亚洲各地的汽车和零部件制造商合作。


“我猜特斯拉会想,‘中国充斥着法规、许可证和政府干预,但我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解决了这些问题。来吧柏林!’”他说。


邓恩表示,强大的政府盟友为特斯拉在中国铺平了道路,但这在德国行不通。


在德国,像施罗德的NABU这样的团体有权利提出他们的反对意见。这位环保活动家告诉《福布斯》,该组织已经与特斯拉讨论了他们的担忧,但该公司只接受了一些最容易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埃隆·马斯克更关注自己的事业和新技术,而不是真正致力于防止气候变化。”她说,“他看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把他的发明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来销售,但他没有意识到,作为副作用,他创造了新的问题。”


分析师施密特说,回过头来看,马斯克在邻近的欧盟国家建厂可能更好。他说:“也许他们慢慢开始问自己,他们是否真的应该再往东几公里处的波兰或捷克边境看看,那里的情况会更加自由。保时捷决定在斯洛伐克生产卡宴SUV——他们最赚钱的车型之一,这是有原因的!”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