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理想汽车,拿什么撑起“千亿”理想?

情绪化 2021-05-27 11:27:43

补上自动驾驶这一课。


5月25日晚,理想汽车发布2021款理想ONE。


与2019年底开启交付的老款相比,新款理想ONE的主要变化在于硬件的升级上。三电方面,改用三合一电驱,NEDC续航为1080km,其中,纯电续航增加到188km;智能化及辅助操作系统方面,搭载了800万像素视觉识别摄像头、两颗地平线最新款的“征程3”自动驾驶专用芯片、五颗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达。


新款理想ONE的起售价为33.8万元,比老款高出了1万元,将于6月1日开启交付。随着2021款理想ONE开始生产和销售后,2020款将停止生产。


对于理想ONE的市场预期,理想汽车内部充满期待。


“我们对2021款的理想ONE信心非常强,目前的订单也有这样的趋势。我们的目标是到今年9月份月销量突破万台。”


5月26日,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的月销量能够突破1万辆,想要靠单一车型突破1万辆难度并不小。


理想汽车,拿什么撑起“千亿”理想?


不过,资本市场并没有给予新款理想ONE正向的反应。在发布新车的首个交易日,理想汽车(LI.NASDAQ)股价下滑3.94%至每股19.99美元。


今年以来,在去年下半年一路高歌猛进的造车新势力中概股出现了股价的回调。其中,理想汽车是市值缩水最为严重的一家。截至美东时间5月25日收盘,理想汽车的市值约为180.8亿美元,较去年11月时的最高点缩水近250亿美元。蔚来及小鹏汽车的最新市值则分别为591.0亿美元和235.8亿美元。


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此前曾经表示,要将理想汽车打造成一个千亿美金级的公司。


尽管理想汽车已经在去年四季度率先实现单季盈利,理想ONE初代产品在迭代之际仍能保持月销量5000辆左右的水平,但是,李想离理想汽车的“千亿理想”仍然很远。


跨坑


在初代产品交付18个月之后,理想汽车推出新款理想ONE,产品力大幅提升,价格只上涨了1万元,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理想汽车的研发实力,也体现了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产品快速迭代升级的能力。


但是,理想ONE真正走量不过在一年时间,老款目前的市场表现仍然不错,面对新出的车型,特别是提车时间很短的车主,情绪难免陷入复杂,产生心理落差。


在李想转发新款理想ONE产品信息的微博下,出现了大量老车主的质疑声,有车主称被“欺骗”、被“割韭菜”了,“粉转路”。


事实上,理想汽车方面早已透露了ONE要换代的消息,不过,在清理老款库存车时,与传统车企产品在生命周期末期价格大幅下降不同的是,造车新势力难以对统一售价进行调整。因为,这也会引起此前购车车主的不满。从一定程度上来看,想要解决这一问题,并没有非常妥善的手段。这也会对一家企业的品牌形象造成影响。


“行业本身在加速发展,我们不能停止产品的演进。对用户而言,我们还是更多的从后续用车售后服务上面,增加大家的满意度。通过不断的提升服务,让大家满意。”沈亚楠表示。


事实上,快速迭代是智能电动汽车与生俱来的特性,“加量不加价”,也是智能电动汽车发展的趋势,但这也是造车新势力无法避免的一个“坑”。


具体而言,造车新势力首款产品换代的时间比传统车企要更快。蔚来ES8自2018年6月开启交付,2020年4月交付新款,时隔22个月。小鹏G3自2018年底开启交付,半年之后就推出了小鹏G3 2020款,当时也曾遭遇老车主对于产品迭代的疑惑,部分车主维权。之后,小鹏汽车为平息老车主的“怒火”,提供了一系列优惠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和小鹏后续都快速推出了其他的新车型,而理想汽车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将只有理想ONE一款车型在售。理想下一代产品将在明年推出,量产交付则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当然,站在理想汽车的角度来看,尽管会让部分老车主不满。但是,通过产品的升级,提升竞争力,吸引更多消费者的青睐,是其活下去的重要支撑。产品的换代,无疑能够快速帮助理想汽车进一步提振销量,从而保障企业的经营稳定。


无论如何,新款理想ONE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理想汽车“活下去”的主要支撑。


理想汽车目前仍没有实现完全的自我“造血”能力。2020年第4季度,理想汽车仍因研发支出的大幅减少而实现单季扭亏为盈。不过,根据5月26日理想汽车发布的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理想汽车实现总收入人民币35.8亿元(5.457亿美元),同比增长319.8%。但是,公司却再度出现亏损,净亏损为人民币3.6亿元(5,490万美元)。与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7710万元,在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净亏损有所扩大。


造车是一场马拉松,在仅有一款车型能够为理想汽车带来营收的情况下,理想汽车必须尽可能的拉高理想ONE的销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新款理想ONE将是理想汽车活下去的主要支撑。


此外,理想汽车仍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研发。根据规划,今年理想汽车的研发投入将达到30亿元。


“研发投入有两个维度,一个维度是车型,一个是技术,这两个是交叉在一起的。我们在做预算的角度,已经可以看到未来需要几百亿的研发费用,这些费用会横跨很多年,摊到今年从财务的口径来说,大概是30亿以上。”李想说。


补课


截至目前,理想ONE的交付量已经突破了5.5万辆,是造车新势力之中,交付量最高的单一车型。理想ONE畅销的原因,主要得益于精准的目标人群以及高性价比。


作为一款售价30万的6座增程式SUV,理想ONE被称做为“奶爸车”,二孩家庭是其最主要的用户对象。


在首款产品SEV因政策原因夭折之后,理想选择另辟蹊径,主打增程式电动,并对首款产品进行了精准的细分人群画像。通过这样的方式,理想ONE在市场上获得了阶段性成功。


不过,从一开始便将产品定位为智能电动汽车的蔚来和将智能化视作核心差异化竞争点的小鹏汽车相比,理想汽车在智能化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更晚一些,但这对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而言,是不可获取的一课。


理想汽车同样如此。李想想要打造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仅仅依靠“奶爸车”是无法实现的。


“在自动驾驶方面,相对特斯拉、小鹏,我们是在补课的。”李想表示。


理想汽车希望与他们一样,打造全栈自研自动驾驶系统。在这个角度上来看,新款理想ONE的诞生,对于理想汽车未来的发展有着更加重要的作用。理想汽车需要补上自动驾驶这一课,并且,需要加快补课的速度。从而提升企业的可持续竞争力。


在自动驾驶方面,新款的理想ONE最大的差别是放弃了Mblieye Q4芯片,而选用了地平线最新款的“征程3”自动驾驶专用芯片。


“小鹏和特斯拉都是直接处理环境感知数据,直接识别车道线、车辆、人和目标物等,感知、决策和控制都是完全自主研发,通过数据迭代不仅能提升决策和控制能力,更关键的是能提升环境感知能力,自动驾驶最核心的其实是从感知到认知,特别是类似中国这样复杂的交通场景,感知能力是高级别自动驾驶功能实现过程中最大的瓶颈,依赖于Mobileye去实现感知能力,还是依靠自己的数据迭代去提升感知能力,这是完全不同的。”有汽车行业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李想也坦言,尽管理想汽车过去一直在积累感知的能力,只不过在Mobileye时代没有能力发挥出来,通过与地平线的合作可以发挥出来,能进行红绿灯、横向车辆等识别。


“从感知的角度而言,一家企业跑在路上的车越多,他的感知能力就会越来越好,这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李想说。


也就是说,只有新款理想ONE跑出的数据,才能够对理想汽车提高自动驾驶迭代升级的能力提供帮助。而理想汽车需要利用这些数据,去追赶特斯拉和小鹏汽车。


除此之外,理想汽车还在研发操作系统Li OS。“自己研发操作系统最主要的原因是提升前端的开发效率,最主要的目的是替代非娱乐端的QNX发挥的作用。”李想说。


今年3月,在理想汽车2020年度财报电话会上,李想称,理想汽车今年已经进入战略周期的第二阶段。而渠道、新产品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开发,是理想汽车这一阶段的发展重点。


除了理想ONE之外,理想汽车正在加快第二代增程平台和纯电高压技术的开发。根据此前的规划,2022年,理想汽车将推出一款全尺寸高端增程式SUV。从2022年开始,理想汽车每年至少会发布2款新的产品交付市场,并且在2023年会交付纯电系列产品。


据李想透露,理想汽车自动驾驶团队目前有超过300人,计划年底增至600人。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