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车主为什么向理想汽车发起诉讼?

以柳 2021-06-02 13:37:58

2021款理想ONE发布两天后,一封名为理想ONE 2020款湖北省车主维权书却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传播开来。维权书内,主要涉及在3-5月提车交付的2020款新车主,车主们指出,理想汽车存在以各种优惠政策“引导、欺诈”消费者快速提车,实则为清理老款库存。并称理想汽车进行“虚假宣传”,此前强调老车主可通过软硬件升级同步最新技术,实则新款车型的部分升级项,2020款均无法实现。老车主为什么向理想汽车发起诉讼?

老车主为什么向理想汽车发起诉讼?

最新回答

老车主为何伤心?


特斯拉走过的坑,新势力们也没能躲得过。这一次,理想汽车变成了车主口中那个“割韭菜的人”。


如果单从本次发布的2021款理想ONE来看,这辆改款车没少堆料,不少配置上都有所提升。


为了实现更好的辅助驾驶系统,新款车搭载了地平线征程3芯片,还有全球首个量产交付的800万像素视觉识别摄像头,配备的毫米波雷达,也由此前的1个提升到5个。


在其原有的L2级辅助驾驶基础上,实现了NOA导航辅助驾驶的功能。并且,理想这套包含NOA导航辅助驾驶系统是2021款理想ONE的标配,车主不需额外加钱购买或订阅。


此外,由于电机优化、油箱容积增加,2021款理想ONE的综合续航里程提升至了1080公里。


而2021款理想ONE在实现以上所有软硬件升级的同时,售价仅比旧款贵出了一万元。不过正是这个看似“良心”的操作,却让刚刚提车的老车主们不淡定了。


不少在3-5月购买理想ONE的老车主认为,自己本来可以直接选择新款车型,却在销售人员的“忽悠”下早早提了车。


一位大连的车主Mario告诉未来汽车日报,4月末买车的时候,销售说“肯定不会有新款”,于是才决定购买,该车主表示,“大部分4月买车的车友都是这种情况。”


Mario表示,在2-4月,不少车主在网上看到了理想ONE即将改款的传闻,而理想汽车的销售却明确回复“是不可靠消息,今年不会有改款”。


而彼时,由于上海车展将近,也有消费者持观望态度猜测上海车展会发布新款,而销售再次否认并称“新款还在研发”。有的销售人员为了打消车主顾虑,直接发送定位,并表示自己就在车展现场,不会有新车。


自从新款车型发布后,事情也开始不断发酵。近日,不断有老车主向理想汽车发起诉讼。


上述律师函中的代理律师钱程近日在搜狐汽车的直播中透露,自己也是一名理想ONE车主,同时本职也是律师,目前帮助车主维权。他表示,目前他所在维权车友群有500位2020款理想ONE的车主,分布在全国各地,大部分人是在2021年3-5月下单购买的车辆。


此外,维权车主对于无法OTA升级也颇为不满。钱程表示,此前理想汽车承诺老车主可通过软硬件升级同步最新技术,但实则老款车无法实现OTA升级。其中一位老车主在与理想汽车沟通后甚至得到了“没有想到科技发展这么快”的回答。


对此,理想汽车官方解释称:"针对2021款上的NOA导航辅助驾驶系统的硬件和后三合一电机,由于车身上的安装硬点和线束都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经过多轮的技术研究,都没有办法为用户进行安全的升级。2021款方向盘是为NOA而设计,按键数量及逻辑都有所改变,线束无法与2020款兼容,因此也就无法升级"。


具体来看,由于维权车主购车时间不一,诉求也不同。根据钱程的总结,诉求有以下四种:


1、3-5月期间购车的车主由于受到“误导和欺骗”,希望理想汽车原价回购车辆,如果补一万元差价,则会考虑购买新款理想ONE;2、购车年限在1-2年内的车主,希望给予合理价格置换;3、理想汽车提供智能化硬件升级方案,而不是中网、后视镜、电吸门等在汽配城便可实现升级的功能;4、无条件更换原本较硬的座椅。


理想是割韭菜吗?


随着舆论的持续发酵,李想的个人微博评论中怨气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官方的避而不谈,不少车主认为理想汽车“欠他们一个道歉”。


在不少车主看来,理想汽车令人不解的操作主要是由于销售人员隐瞒新款车型的信息,一位理想ONE车主表示:“不知道(有改款车型)可以说不知道,但是销售人员都是斩钉截铁地否认。”


理想汽车官方曾表明,2021款理想ONE在6月1日起售之后,2020款理想ONE将停售。而新款车从发布到交付仅间隔一周,几乎是造车新势力最快的量产交付速度。因此,不少在3-5月购车的车主认为自己成为了“库存清理的工具”。


钱程也十分不解:“从没见过哪一家车企,车展期间新款车已经生产出来了,但展台上摆放的却是旧款。”


理想汽车真的做错了吗?


某外资主机厂的员工郑义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传统车企的产品升级和换代基本形成固定的规律。在升级换代之前,企业会频繁发布预热告知消费者,同时将旧款车型的价格下调。虽然本质上都是为了尽快清库存,但这样的做法是将选择权下放到了消费者手中。


这样“遮遮掩掩”上新款的做法,在新造车中并不是第一次,小鹏汽车也曾因为相似的做法遭到车主的维权。


2019年7月,2020款小鹏新款G3上市,新车续航增加了40%,价格也更加优惠,导致不少G3老车主和预订还没提车的准车主愤愤不平,提出抗议。随后小鹏汽车不得不推出商城积分和置换新车等补贴权益,历时近2个月才将风波平息。


更不要说进入中国市场后调价近60次的特斯拉,在每一次升级换代中,都伴随着老车主的声讨和维权。


但不得不承认,相较于传统燃油车,电动车迭代频率更高,不管是电池技术还是自动驾驶系统的更迭都是日新月异,成本上下幅度必然存在,定价也成为新造车需要攻克的问题。


传统主机厂人士邱恒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传统车企的改款车型主要是保证品质和质量,定价上现在主打差异化,价格带拉的比较开。而2021款理想ONE在实现配置大幅升级的前提下,价格并没有大幅提升。


有分析人士认为,新造车产品更迭未能实现明显的价格差与造车新势力缺失定价权有关。


汽车行业分析师刘万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从供应链上游来看,新势力不具备定价权,因为规模太小了,对下游而言,一个新品牌定价权也不高。”


要知道,目前主流新势力的营销方式都是直接面向用户,打造社群,邱恒看来是一把“双刃剑”。“在这样的营销模式下,车主更容易团结起来,向对车企施压。”而在传统汽车的营销体系中,还有汽车经销商在其中做平衡。因此,对于新造车来说,定价的时候需要尤其谨慎地考虑车主的诉求。


不过比起价格问题,眼下对于新造车来说,如何正确处理技术升级、产品迭代以及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或许才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免责声明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为您推荐

ONE凭什么涨价一万?
ONE凭什么涨价一万?
05月26日 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