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赛道成“香饽饽”,谁会是“第一股”?

文胜 2021-06-04 14:07:16

在货运领域,大众感知更多可能是货拉拉和快狗等主打同城的品牌。但在跑长途的货车司机群体中,或许没人不知道满帮旗下运营的运满满和货车帮。货运赛道成“香饽饽”,谁会是“第一股”?

货运赛道成“香饽饽”,谁会是“第一股”?

最新回答

中间商赚差价


满帮的自我定位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主要通过搭建一个技术驱动的公路货运平台,将托运人和承运人连接在一起。

从业务结构来看,满帮的收入来自为货运匹配的经纪收入、会员收入,以及附加的信贷、保险等增值服务。其中,货运匹配业务是满帮的核心业务,在2019年、2020年分别贡献17.7亿元、19.5亿元,占其总营收的71.6%和75.5%。


仔细拆分来看,货运经纪是满帮的“立足之本”,2019年和2020年的收入为12.92亿元和13.65亿元,占全年营收的52.3%和52.9%。


据了解,2018年1月,满帮推出货运经纪服务——“满运宝”。作为货运经纪人,满帮与托运人订立合同以销售运输服务和平台服务,还与卡车承运人订立合同以购买运输服务。所谓的平台服务费,即是托运人交付的金额和付给承运人之间的差额。


从这里可以看出,满帮的业务模式主要是“中间商赚差价”。这也意味着,在差价有限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订单和用户数量来扩大其业绩。


据满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集团完成订单总量达7170万个,平台成交总额(GTV)为1738亿元(约合266亿美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用户方面,超过280万卡车司机在满帮完成了运输订单,约占中国1370万中型、重型卡车司机的20%,超过第二至第五大数字货运平台总和的两倍;2021年3月,满帮平台货主MAUs(月活跃用户数)已达140万,较去年同期增长63%。


除此之外,增值服务也曾被满帮寄予厚望。这部分业务主要是为托运人和卡车司机提供信贷解决方案、保险经纪、ETC服务、能源服务和卡车销售等服务。


2020年,满帮贵阳公共事务负责人赵强曾表示,未来满帮的收入来源将主要依赖于金融服务业。满帮的新增业务包括与卡车制造商合作的定制车,全国范围内1000个以上的货车司机服务区,以及通过掌握的卡车司机数据作为担保,为他们申请贷款。


但从招股书的成绩来看,增值业务的表现不如预期。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增值服务为满帮贡献了7亿元和6.3亿元,同比下滑10%。不但没有增长,反而有所下滑。


这很大部分是因为跨城干线运输业务的萎缩。据交通运输部2020年5月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全国营运货车数量由1368万辆降至1088万辆,下降20%,从业人员数量也由2100万减少到了1800万人。


扭亏为盈


早在2019年5月,时任满帮董事长的王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满帮集团预计2019年实现收支平衡,2020年实现盈利。如今来看,当初的盈利承诺基本达成。


招股书显示,满帮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为24.7亿元和25.8亿元;净亏损15.2亿元和34.7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9280万元和2.8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净利润和Non-GAAP下净利润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是因为2019年和2020年年,满帮分别确认了股权激励费用4.56亿元和34.86亿元,分别占同期收入的18.4%和135.1%。


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营收8.67亿元,同比增长97.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大增324.4%,达1.13亿元。


不容忽视的是,满帮的货运经纪业务非常依赖地方财政局提供的政府补贴。其中,2019年和2020年增值税退税额分别为8.6亿元和9.39亿元,占其营收的34.8%和36.4%。这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满帮在其招股书中也提示了风险,“如果政府补贴减少或取消,我们可能不得不调整平台服务费的费率,这可能会降低我们的货运经纪服务对托运人和卡车司机的吸引力,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满帮的毛利率。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满帮的毛利润为10.8亿元与12.7亿元,毛利率从从44%上升至49%。相比之下,福佑卡车2020年的毛利率为3%,2019年更是只有-0.3%。


同为干线货运巨头,两者毛利率差异如此之大的原因,主要是业务逻辑有所不同。满帮提供的货运匹配服务主要是基于信息撮合的形式,类似于淘宝或58同城。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模式轻、投入成本低、流量大,毛利率也就相对高。


相比之下,福佑卡车走的承运型平台的路子,重点去做稳定运力的项目。据了解,福佑卡车绑定几个大客户,如京东、德邦、顺丰、长城汽车等。它要深入参与到货主与司机的交易当中,通过算法给运单定价、分配订单,并把控交易的全流程。这也意味着,模式相对要重一些。


货运赛道白热化


值得关注的是,满帮交表前半个月,福佑卡车也向SEC递交招股书,“货运第一股”的争夺战正式打响。


与此同时,在货运干线市场“天花板”临近的情况下,满帮必须要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从招股书来看,满帮融资的钱,计划除了进行基础设施开发和技术创新的投资外,将主要用于扩大服务范围。


在2020年,满帮已经进行了不少尝试:实行订单抽佣,进入同城货运市场,试图向资本市场讲述更庞大的故事。2020年8月,满帮先是收购了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又在同年11月,以新品牌“运满满”开展同城货运业务。


从目前来看,同城货运可能是满帮未来发力的主要方向。但随着新晋玩家日渐增多,资本疯狂涌入,这个赛道的竞争日益进入白热化阶段。


据了解,2020年9月,顺丰也推出了“货车导航”,并于12月通过旗下公司获得了货运市场通行证;2021年4月,滴滴货运宣布覆盖北京、合肥、无锡等11个城市;货拉拉也在三个月内连续完成5.15亿美元和15亿美元两笔大额融资。


众多企业之所以扎堆同城货运,大都基于类似的业务逻辑。社区团购“点燃”了同城货运,后者将是尚未被互联网化的为数不多的万亿级市场之一。中国商业联合会商贸物流分会副秘书长杨添天表示,中国同城货运行业正处于快速增长期,预计在2021年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未来3至5年预计仍将保持5至7%的增长速度。


从具体运营手段上看,滴滴货运仍在复刻滴滴当年走过的路,入场就使用“补贴战”这一杀手锏,同时在营销端也不放松,以大量广告信息试图抢占用户心智。去年的国庆中秋双节期间,滴滴货运拿出1亿元补贴用户与司机,补贴供需两端。


从成绩上看,滴滴的补贴无疑是有效的。据其官方披露数据,在巨量补贴之下,滴滴货运上海站开城仅一个月,就突破单日2.5万单的成绩。2020年9月中旬,其日单量持续突破10万单。


面对滴滴货运的补贴,货拉拉也不甘示弱。在2021年新年期间,货拉拉推出新春拉货节,以1亿元补贴+10万罐东鹏特饮饮品吸引参与人次超700余万,其中包含50余万司机、650余万下单用户。


在派单及盈利方式上,滴滴货运仍沿袭滴滴做过的老路,以平台派单+抢单模式为主。早前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货运收取每单费用20%作为信息费和货保费。


对比来看,货拉拉则为司机自行抢单模式。但在抢单的成功几率上,系统会向会员等级高、且好评率高的司机倾斜。而其收入方面,则主要靠收取司机的会员费,并不赚取司机的抽成。例如普通会员499元、高级会员699元。


相较更加成熟的网约车市场,货运市场的盈利模式,并未有太多地推陈出新。但在具体运营过程中,问题却并不少见。


在各大社交平台中,司机对货运平台的抱怨并不在少数,“抽成高,派单少、抢单难”等问题经常被用户所诟病,在黑猫投诉的上,存在对各家货运平台的大量投诉信息。仅货拉拉一家,投诉总量就超过4000条。大量用户认为,平台对司机群体造成伤害,用户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


而用户的声音,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今年以来货运企业频繁被约谈。四月初,上海市相关部门共同对运满满、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及享运共配等网络货运平台开展联合约谈;5月14日,八个相关部门再次对满帮、货拉拉、快狗打车等10家交通运输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


问题主要涉及平台抽成比例高、分配机制不公开透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以及平台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


山雨欲来风满楼,随着满帮、福佑等提交招股书,各界巨头跨界进入,货运市场接下来将面临一场“鏖战”。


来源:资本侦探

免责声明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为您推荐

ONE凭什么涨价一万?
ONE凭什么涨价一万?
05月26日 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