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累累”北汽新能源要如何解决内忧外患的问题?

断编残简 2021-06-03 11:30:12

2018年9月,北汽新能源母公司北汽蓝谷在A股挂牌上市,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第一股”。但仅仅在四年之后,北汽新能源已经快跌到了最低点。


“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像下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一点风也没有......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


入夏后的北京成了老舍先生笔下的这番样子。而位于北京大兴区的北汽蓝谷或许也似“柳树像病了似的.....在枝上打着卷......”。从褪去“徐和谊时代”开始,北汽蓝谷先后迎来了任职不足半年的姜德义,经历了三次职务调整的刘宇,本以为安定的局面,岂料又开启新一轮“离任潮”。


拿什么拯救国内市场份额?


6月8日,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董事会近日收到刘宇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不再担任公司经理职务。该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辞职后,刘宇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时,北汽蓝谷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同意聘任代康伟作为职业经理人担任公司经理,任期三年,试用聘期为一年。


从2020年7月上任至今,刘宇总经理的位置做了不到一年,曾被行业夸赞为“救火队长”的他没能救起北汽新能源。


至今北汽新能源销量业绩依旧不见起色,或许刘宇的离任只是一个开端,对于当下早已“伤痕累累”的北汽新能源而言,如何解决内忧外患才是重点。


最终刘宇还是没能逃过离任的魔咒,即便在北汽曾有着十多年“战功赫赫”,但在极狐品牌面前,这个“烫手的山芋”着实令人无法下手,再加上北汽新能源内部总有些“口无遮拦”的莽夫,内忧外患间,逃离只是为了松一口气。


刘宇选择退居二线,将代康伟被推向了北汽新能源总经理的高位。可当下的北汽新能源更需要一位营销奇才,而非代康伟这类软件开发工程师出身的技术型人才,这样的任命,令人直呼看不懂。


被推上高位的代康伟如同“空降兵”一般开始出现在极狐品牌重要的发布会场合,尽管她衣着鲜丽、台风稳健,可以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发布会时间内,出色的完成着全部流程。但这位从2008年加入北汽集团,一直担任技术中心软件开发的工程师,虽然从幕后走上台前,显然这并不是她最为擅长的舞台。


这样的任职到底是无奈之举还是代康伟愿意临危受命的凌然?可无论是什么,在外人看来,这都不是北汽新能源最佳的解决方案。


在代康伟之前,极狐品牌已经有了一员女将。而如今,代康伟+王秋凤的组合诞生,一个擅长技术、一个精于媒体传播营销,全新北汽新能源公司新一届领导框架也由此确立。这样的女将组合,能为极狐品牌接下来带去多大的火花呢,不得而知。


5月14日,在北汽蓝谷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其4月销量为1,028辆,较去年同期的586辆增长75.4%;2021年一季度北汽蓝谷营业收入8.3亿元,同比下滑50.19%,净亏损达8.54亿元。


“伤痕累累”北汽新能源要如何解决内忧外患的问题?


这些数据也无一不在提醒着北汽新能源的全新领导班子,时间不多了。


极狐撑不起高端


现在北汽新能源还剩什么?除了直线下降的销量以及不断被诟病的高端品牌极狐,北汽新能源已“一无所有”。


大家还记得当年为北汽新能源斩获连续7年纯电动销量第一的EC、系列车型吗?它们曾经几乎稳定在新能源汽车排行榜首位。也是当年,北汽新能源还在全国各地谈着产品投放B端市场的大买卖,几千至上万辆EC车型被运销全国。


“伤痕累累”北汽新能源要如何解决内忧外患的问题?


但很快,随着出行市场饱和以及高端服务出行的出现,北汽新能源瞬间没了优势。那些曾浩浩荡荡的EC车型车队如今只能停留在某座城市的大型停车场内,成了“幽灵车”。


靠走低端车型出位的北汽新能源尝尽短暂甜头后,果不其然的”跌下神坛“。从2019年开始,北汽新能源销量出现下降;在进入2020年,据北汽蓝谷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总产量为13,224辆,同比下滑70.17%。


全年总销量为25,914辆,同比下滑82.79%。其2020年财报显示,全年营业收入为52.72亿元,同比下滑77.65%;净亏损为64.82亿元。


“断崖式下跌“这类词语都不足以概括北汽蓝谷的穷途陌路。本以为万众期待的高端品牌极狐ARCFOX可以力挽狂澜,但目前来看,换汤不换药的极狐ARCFOX品牌也并不能成为北汽蓝谷的“救命稻草”。


目前,极狐品牌旗下在售车型包括阿尔法T与阿尔法S,售价覆盖20-40万元电动车市场。但市场平淡的反应却成为了极狐品牌当下最真实的尴尬处境。据悉,一季度阿尔法T累计销量仅为304辆。


虽然曾在4月车展前,北汽新能源为极狐旗下第二款车型阿尔法S上市准备了一系列华丽加持,不仅请来王凯做代言,还与华为深度绑定,推出两款搭载华为自动驾驶能力的“华为HI版”车型。这一波“明星”光环操作,的确为这款华为HI版带来不小的“高潮”,让北汽蓝谷的股价曾一度上涨。


华为HI版本车型搭载了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全套解决方案,包括华为ADS高阶自动驾驶、搭载鸿蒙OS和麒麟芯片的智能座舱以及5G技术等,“极狐+华为”的打法也看似吃香。


在当时,甚至连行业分析师都认为,“在阿尔法S引发如此之大的关注度后,极狐也终于搭上直通车,加之后期产能的逐步释放,北汽新能源的市场表现一定有望回暖。”


“伤痕累累”北汽新能源要如何解决内忧外患的问题?


可阿尔法S并不是华为唯一的合作车型,同期上市的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不仅得到华为余承东的亲自站台,还火速占领华为部分零售店,直接进行销售。


两周内突破订单量6,000个,光凭这一点,就是阿尔法S所羡慕不来的。据统计,目前华为在国内拥有超5,000家高端体验店,覆盖每一个城市。试想一下,如果极狐阿尔法S出现在每一座中大城市的华为展厅内,这个强强联合所创造的营销化学反应可比重金邀请明星代言来的更为实在、可取。


然而,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并没有出现在华为的展厅内。在消化完4月车展的热度后,极狐品牌又再次回到原点。在目前已知的销量中,极狐阿尔法S 4月销量仅为6辆、1-4月累计销量仅为15辆;极狐阿尔法T 4月销量为94辆,1-4月累计销量仅为398辆。截至目前,该品牌总产量为2,913辆。


比起令人尴尬的销量数据,是在极狐阿尔法S上市之初宣称的“两天订单破千”的谎言更为难堪。很显然,极狐冲击高端品牌之路已出现裂痕,而这样的裂痕早在北汽新能源第一次出现销量下滑时初见端倪,只是局中人不自知。


时间回到2018年9月,北汽新能源母公司北汽蓝谷在A股挂牌上市,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第一股”。但仅仅在四年之后,北汽新能源已经快跌到了最低点。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