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檀雅 2021-07-21 15:43:13

最近抢人大战的话题很火,各家媒体争相报道,但很少有从局内人的视角一探究竟的。


2020年朋友圈里汽车类的10万+爆文,传递的绝大多数是焦虑,新四化也好、科技转型也好,都是抓住了人们的焦虑,通过撰写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人读得激情澎湃,读完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更加焦虑。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老李早年也在车企,后来经历了一番社会毒打主动跳水到了金融行业,从事汽车行业资本投资,是汽车行业出来的局外人。


一边是传统汽车人无法转型,一边是高薪人才捷报频传,许多朋友问老李,汽车业就真是冰火两重天吗?如何理性的看待职业变化?作为局外人,能带来哪些启示?


坦率地讲,这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今天,老李从汽车和资本两个视角和大家一起聊聊如何保持个人竞争力。


十年前与十年后,殊途同归


这篇文章,除了老李个人和同事朋友的感悟,还采访了不少汽车行业的老人、高管和猎头。在众多采访中,老李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高瓴资本的张磊在《价值》一书中也有类似的话形容企业:“一家企业真正的护城河是创新”,两句话表面风马牛不相及,本质都在说一个道理: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是在不断变化的。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作为二次工业革命的明珠,变化是汽车行业最大的不变,一百多年来,汽车一直在进化,每隔二三十年就会有一次产业革命。从流水线作业到多品类产品再到新四化,变革是主旋律;每次产业革命也会分不同的阶段,以新四化为例,2010-2015年是电动化前奏,2016年-2020年是智能化前奏,现在是网联化前奏。


投资领域常说“因时而变,顺势而为”,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要想保持长青,必须敏锐捕捉到变化,主动求变,顺势而为,这是规律。现实中绝大多数情况是,大家踏上了行业的风口,享受了第一波红利,却没能来得及主动求变,便被汽车行业的自我革命拍在了沙滩上。


用现在时髦的话说,新四化之前的人都算得上是上一代汽车人(和中国汽车工业60多年的历史比起来,其实不然,只是舆论爱炒新概念)。


坦率地说,新四化之前的汽车人是幸福的一代,老李身边的同学老杜一直在北京奔驰担任车身工程师, 10年前,老杜从北理毕业,入职了北京奔驰,他不算出色,同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加入了当时薪酬待遇最好的汽车外资公司或者合资公司,不管是南北大众还是如日中天的泛亚,当时的待遇都是“杠杠的”,硕士起薪15万,3年30万是一汽-大众的标配,老李在一汽-大众的一些同学都是一年买车,三年买房。


那些年,汽车行业的就业非常好,老李班上38个人有37个人都在汽车行业,在汽车产业从年销500万到2500万辆增量阶段,只要是行业Target院校,就不愁谋一份车企高薪工作。后来,有两个如日中天的行业在薪酬上碾压了汽车,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互联网。


汽车行业生命力强在变革,房地产和移动互联网刚碾压传统车企,新造车浪潮就来了。电动化浪潮成就了一批人,但转瞬即逝。李永忠是北汽新能源三电研发团队的初始成员,在加入北汽新能源之前,一直在北汽股份担任电子电器工程师,2009年李永忠觉得新能源是趋势,主动从北汽股份调到了刚成立的新能源公司,用李永忠的话说,“大家知道新公司艰苦,没人愿意去,我才能顺利调过去”。


李永忠参加了北汽最早的EV系列的开发,7年来从工程师升到副部长的管理岗,再到中心总经理。2014年到2017年是李永忠职业生涯最辉煌的3年,在这期间,蔚来、小鹏都抛出了橄榄枝,给出了研发副总以上的职位,但李永忠考虑到地域原因,没有去。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郑刚离开北汽新能源,李永忠也因为“斗争”不得不另谋出路,他怎么也想不到,三年前还是“香饽饽”的他,在市场上竟然无人垂询,没有猎头联系,认识的大批行业高管,也说没有职位,朋友愿意花时间见见面,已经很够哥们了。


过去的三年,行业里三电研发副总已经饱和了,李永忠最终屈膝到了某家自主品牌担任技术专家,无论是企业影响力、岗位级别还是薪酬水平,都与三年前相去甚远。


“今天,汽车行业最热门的岗位是自动驾驶,这种说法不全对”,资深猎头Andy告诉老李,“自动驾驶岗位是跟着行业趋势走的,不同岗位在不同年份的市场热度相差很大,2018年行业缺少自动驾驶测试工程师,后来缺自动驾驶视觉工程师,现在缺少传感器融合工程师。”


一个新岗位出现后,候选者只要有相关经验,无论水平高低,都是“香饽饽”,但行情不会持续太久,因为高校和企业在源源不断“输送”人才。一般来说,行业里的细分岗位在一两年就会从紧俏变普通。在采访中,很多车企和互联网人力告诉老李,虽然今天的小米、集度招人很嗨,但按照行业规律,这个热度不会超过一年,明后年的自动驾驶岗位依旧会出现“过剩”。


公司没有怜悯,资本不讲眼泪


人员过剩就意味着要裁员。


老李对这点感触颇深,有不少朋友在疫情期间失业。朋友之间通电话,也从过去的聊家常谈心情变成了聊工作看机会,大家也会互相问一句:“你们那儿降薪了吗,还招人吗?”


今年上半年,老李认识的两个车企传统岗位的中层也不得不换工作,一位是负责底盘开发的部长,一位是负责模具开发的高工,两个人都是从五六万的月薪变成了两三万,从甲方到了乙方,降薪的原因很简单,传统岗位市场需求小,管理层基本没有合适的位置,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从汽车行业转行到金融行业后,老李变得冷酷了很多,刚加盟公司的时候,合伙人对老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要学会“狠心”,不狠心就别想在这个行业干下去,合伙人大概的意思是,金融行业只讲利益,不讲感情,只有学会狠心,才能保持较高的工作效率。


因为负责企业尽调,老李这两年对“狠心”这个词深有同感,任何一家公司尤其是民营公司都不会讲感情,老李每隔三四个月就会尽调一次创业公司,所有的员工都是明码标价,是为创造价值的资源,,也是决定公司生命力的核心资源,老李不禁感叹,人力资源部这个名字大概也是这么来的,其要义不是“人力”而是“资源”。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我们都说互联网不讲感情,说裁人就裁人,百度曾有数千员工同时裁撤,瓜子在过去两年一度出现数万员工被裁撤。只要员工没有价值了,公司绝对不会“养着”大家,汽车行业也是如此,宋扬是某品牌的资深研发总师,负责发动机某核心系统的开发,带领的团队一度多达80人,后来因为战略失误,发动机产量未达预期,宋扬所带的团队直接被解雇。


老李的同学在这家公司主管分公司人力,为了得到全面的认知,老李也做了一番了解。同学是这么告诉老李的:公司招聘外部人才往往是为公司攻坚克难,解决一些技术或者业务需求。所以外部挖人是按需定价,签三年合同,第一年即顶薪,第二年和第三年薪酬不变,绩效完成不好,会降薪。挖普通员工是这个方式,挖高层也是同样的方式,只不过挖角的人从HR变成了董事长。


老李经常说,汽车行业往往是市场决定了管理者,而非管理者决定了市场,无论是当年的孙晓东还是现在的赵长江,时势造英雄的影子更多。在此补充一句,资本市场也是一样,不是张坤造就了茅台,而是茅台造就了张坤。


一位行业资深高层还告诉老李,在汽车行业干,“打法”非常重要,作为员工要注重单兵技能,作为高管要注重的是团队能力。汽车行业讲究军团化作战,单枪匹马的空降高管在企业里很难吃得开,要有自己的团队才能施展拳脚。


老李也有感触,当年从一汽技术研发院跳槽到小鹏汽车的副总裁刘明辉,正是从老东家带走了多名研发主力,老李的几个同学也跟着去了小鹏,一手打造了小鹏的研发团队。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国有企业在裁员方面要人性化很多,很多国企表示,公司不会裁员。老李有一些同学在国有企业,不少人表示,如果公司效益不好,入不敷出,基本原则是不裁员,最底线是每个月发不到3000元的基本工资。据说在疫情期间,某些地方国企财务只出不进,薪酬真的降低到了底线。


老李个人对公司没有太强的荣誉感,也许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在创业初期有理想也有环境为员工打造一个共创共赢的发展环境,但随着公司慢慢壮大,外部环境、内部环境和财务压力往往会让初心发生变化。任何一家市场化企业,要想生存,人力都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对公司来说,讲的是全体人力资源的竞争力,对员工来说,一个人就是一个主体,讲的是个人竞争力,适者生存。


做自己的事,让别人说去吧


任何一个人,在公司跟着老板一起发展,他希望有财务回报,希望做的这件事有意义,希望自己个人有成长,这三件事是每一位老板和每一位员工做事情时的最大动力,缺少任何一个工作都会有很大的问题。


在老李看来,保持竞争力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合适的位置,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各行各业都适用。老李在采访中发现,员工和公司不匹配,往往分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企业发展很快,环境很好,员工个人能力没跟上。随着公司的发展,外部人才越来越多,很多老员工不注重个人成长,跟不上公司发展速度,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一些老员工对公司非常忠诚,非常努力,到最后发现在这个岗位已经不适合了。


汽车行业没有一个岗位的热度能超过十年?


在一些国有企业里,员工往往是被时代淘汰掉的。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解释部分失业朋友的状态刚好合适,熬夜,是因为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懒床,是因为没有勇气开始这一天。平心而论,老李身边有非常多的朋友充满负能量,一边以行业大环境差为借口不奋斗,一边又抱怨行业变化太快,自己没有机会。


第二种是员工个人能力很强,但企业一般,没有让大家发挥的舞台。老李的一个朋友之前在国企工作,自30岁的时候转型到了某内资券商担任电新资深分析师,再后来到了买方担任研究员。老李对这位朋友印象非常深刻,他是所在部门最年轻的人,入职6年的时间里,始终保持较好的学习状态,虽然是理工科背景,但不到三年同时拿下了CPA和CFA,这样的速度即便在金融行业也不常见。


老李也采访了这个朋友:


“老李你不用采访我啊,我的弯路你也走过啊,如果你当年在国有企业,压力只会比我更大。我是属于被迫离职,上边的位置都被老员工占着,公司基本不招新人,我也很难有自己的团队,是公司环境倒逼我离开。”


在风口上,只要肯转型就有机会。什么人能转型?2014年蔚来刚成立的时候,一个大学同学在微信群调侃:去造车新势力的基本是两类人,第一类是非常有能力,非常有idea想彻底改变行业的人,第二类是本来就没有多大能耐,在传统车企干的郁郁不得志的人,换个新环境。


现在看来,这种说法也比较正确,新势力的出现造就了一大批高管,不少人从高工或者高级经理的位置上跳槽成了总监或者副总,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春天。


此外,也有一大批到新势力赚钱的人,老李早年有位同学在捷豹路虎,没有多大技能,但是脑子很活,2015年初跳槽到了蔚来,是蔚来前500号员工,在2018年底蔚来承压之前,从蔚来跳到了恒大,最近又跳槽到了滴滴,可谓班里最会跳槽的人,没有之一,一路下来,同学的职级没有多大变化,但赚了不少热钱。


在制造业中,汽车数得上高薪,但和新兴行业比起来,汽车难以望其项背。在汽车行业,如果不到总监,大家差异不大,薪酬40-50万封顶,并且成长速度非常非常慢,到经理一般5年,到高级经理一般8年,到总监一般12年以上。绝大多数人到高级经理封顶,也意味着薪水封顶。车企中高层一般是背景出色、能力出色并且抓住了机遇实现了从高级经理到总监的跨越,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


大家常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就业也是一样,从谋生的角度看,到公司上班是一个篮子,回家搞点副业也是个篮子,搞得好的话,副业还会变成主业。


老李身边也有不少这样的例子,在金融行业,不少行业研究员都通过外部关系募资炒股,有一些朋友做的大了便离开公司自己创业;在汽车行业,不少人也有外部副业,老李的一个同学对二手车非常感兴趣,在老家开了一个车行,集买卖维保于一体,在地方小有名气。


对老板来说,公司是其主体,对员工来说,个人才是主体,围绕个人主体在公司做事,是一个不会让人失望的选择。


(文章中的名字均为化名,本文仅为行业采访,不构成任何就业建议)


来源:autocarweekly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