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趁小米造车这股东风,欣旺达做动力电池能成功吗

傻帽请让我出道 2021-07-30 16:59:38

1994年,当时还在担任高级工程师的王传福,注意到了手机电池市场的机会,正苦于如何说服领导开拓该业务。


与此同时,广东茂名人王明旺,带着弟弟王威,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手机电池工厂——佳利达电子加工厂,三年后成立欣旺达。


靠着机遇和勤奋,王明旺带领欣旺达步步向上。如今,欣旺达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手机电池供应商,大概占30%的市场份额,是苹果、华为、小米、OV等头部手机品牌的主要供应商。


随着手机市场增长的放缓,欣旺达在手机电池领域增长空间也日趋狭窄,冲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成为了欣旺达当前的重中之重。


与宁德时代早早跻身行业一线阵营不同,欣旺达转向的步伐要迟缓许多。2019年,其动力电池装机量在国内排名第10,2020年则跌出了前十榜单。


现在,欣旺达做动力电池的希望,寄托在了小米身上。


当年,欣旺达被踢出苹果供应链时,正是雷军刚刚创办的小米搭救了它一把。随后,欣旺达和小米就成了不可分割的合作伙伴,它甚至还为小米低价代工扫地机器人。


随着近期雷军前往上汽、长城、比亚迪等知名车厂探访的消息接连被曝,小米造车变得越来越热。那么,作为小米老伙计的欣旺达,能够迎来关键一跃吗?

趁小米造车这股东风,欣旺达做动力电池能成功吗

手机电池一哥是如何炼成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手机电池行业利润率很高,时代给了王明旺兄弟难得的机会。当时,王明旺负责手机电池的生产,王威负责销售,时常背着装满电池的双肩包到华强北开拓客户。


1994年,伴随着《春天的故事》传唱至大江南北,王明旺兄弟的手机电池生意也迎来了春天,当年利润达到了100万元人民币。


3年后,王明旺顺势成立了欣旺达公司,并且开始着手电池模组的加工、生产与销售业务。


开局的关键一战,是1999年拿下康佳集团的手机电池订单。


当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兄弟二人得知康佳集团准备生产自主品牌手机,于是主动上门寻求合作。


王明旺曾经回忆道,“当时的康佳已经是上市公司了,我们还只是一家小企业,也没什么名气”,但是王明旺还是建议康佳试试自己的产品。


从康佳大楼出来回到公司,他便带着团队开始“拼命”研发。21天之后,为康佳量身定做的电池样品完成。


该产品不仅性能有优势,在成本上还比同类电池均值低30%,就此,欣旺达正式进入康佳供应链。


合作一线厂商的示范效应很快显露出来。2000年,欣旺达又与飞利浦、NEC(日本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海尔达成了合作。2003年,欣旺达销售额首次突破一亿元,并进入联想、ATL(即曾毓群创办的第一家公司)供应链。


之后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与苹果的一段“爱恨情仇”。


2011年,欣旺达通过和ATL的合作,进入了苹果产业链,一时间风头无两。当年4月,欣旺达顶着“供应苹果20%iPhone和iPod电池”的闪耀光环上市。


不过,坏消息很快就来了。


2012年,划时代的iPhone4登场,苹果手机销量在这一年首次突破一亿台,然而,这样的热闹和欣旺达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就在这一年,乔布斯将苹果手机电池供应商换成了德赛电池。有媒体称,这是因为当时欣旺达的电池达不到苹果新机型的要求。


当时,欣旺达刚刚为苹果扩充生产线,这一转变无疑是当头一棒。2012年欣旺达营收虽然增长了36%,但净利润却大跌13%。


此时,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


再创业的雷军,在2011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小米1,年销量27万台。到了2012年9月28日,雷军宣布,小米手机已经售出400万台。


主打性价比的小米手机,电池供应商正是以极低毛利率供货的欣旺达。


失去苹果的欣旺达,此时可以说是被小米救了一把,二者也就此成为患难之交。


随后,小米的笔记本电脑、扫地机器人、无人机,身后都活跃着欣旺达的身影。近期大热的小米系公司——石头科技,其产品也主要靠欣旺达代工生产。


此外,2012年被称为“中国智能手机崛起元年”,欣旺达在国内市场开拓格外顺利,获得了华为、中兴、联想、小米、魅族、OPPO等核心客户。


之前,苹果手机因为出货量大、单价高,使得相关供应商也能够有比较高的出货量,并可通过规模化摊薄成本,是让人眼红的好生意。而国产手机单价低,多品牌混战,出货量也不高,算不上一个好买卖。


但是,随着国产手机淘汰赛日益加剧,国产高端旗舰机型崛起,这成为了欣旺达手机电池业务回暖的重要依靠。


2014年,欣旺达净利润达到1.68亿,营收到达42.79亿元,营收较前一年增长了超过90%。也是在这一年,欣旺达再次进入苹果供应链。


欣旺达2015年1月公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透露,公司营收的增长主要来自公司原有大客户订单量及供应份额的增长,报告期内包括联想、华为、小米等在内的客户订单量增长迅速。


坐拥大批核心手机客户,欣旺达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电池供应商。


难挣的钱


除最耀眼的手机电池业务外,欣旺达也在逐渐拓展业务板块。


截至2020年,欣旺达已经形成了3C消费类电池、智能硬件、电动汽车电池、储能系统与能源互联网、自动化与智能制造、第三方检测服务等六大产业群。


摊子铺得很大,不过,传统业务手机数码类营收占比仍然高达55.25%,其次是智能硬件类达到21.45%。可惜的是,这两个占了大头的生意,都不怎么挣钱。


2020年年报显示,其手机数码类毛利率18.24%,智能硬件类更低,仅10%,整体上来看欣旺达毛利不到15%。相比之下,同行业的亿纬锂能和宁德时代毛利率均超过25%。


其中,智能硬件业务主要是做代工,包括小米的扫地机器人等,利润微薄。某种程度上说,危难时期搭救了欣旺达一把的小米,如今有了欣旺达鞍前马后为其效劳。


但份额最大的手机数码电池,为什么也不挣钱呢?


这是因为,欣旺达主要做的是电池Pack(模组),即电池的包装、封装和装配。


据国金证券研究报告,电芯业务毛利率达20%、电池Pack业务毛利率约为10%,电池性能革新主要依赖于电芯技术,这使欣旺达在盈利性上表现平常。


对比亿纬锂能,欣旺达的电芯在前期全部需要靠对外采购,在2014年开始逐步收购东莞锂威后,才开始内供。而亿纬锂能电芯等核心原材料均为自产,在成本上更有优势。


2018年,欣旺达曾经在投资者问答中回复,当年公司自产电芯自供率约有10%。2020年,这一数字提升到约20%,所以手机数码类毛利率也随之提升。


如今,欣旺达也在加大对电芯的投资布局。今年5月份,欣旺达在互动平台上表示,2020年投资的电芯项目浙江锂威目前处于建设中,预计2021年下半年逐步投产。从电池Pack到电芯,这是欣旺达业务底座的关键冲刺。


从整体营收来看,欣旺达的日子也不算好过。


2020年,欣旺达实现营业收入296.92亿元,同比增加17.64%;归母净利润为8.02亿元,同比增加6.79%。但是,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0.09%,并且已经连续两年出现下滑。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虽然新能源车爆红,但欣旺达备受关注的动力电池类产品,销售收入却呈下降的趋势,由2018年的9.88亿元下降到了2020年的4.28亿元,三年间下降了56.68%。


2020年度欣旺达非经常性损益的大幅增加,是归母净利润维持正增长的主要原因,而这一次的非经常性损益,大部分是由于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收益。


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允价值变动来自公司对安克创新的投资收益。也就是说,2020年欣旺达并不好看的成绩单里,还包含了不稳定的投资收益这一项,实际业务情况更加不理想。


挣得少了,欣旺达的负债也随之上涨。锂电池是非常重资产的行业,据2020年年报,欣旺达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6.7%。


为了维持正常的生产经营,公司不得不选择借钱。


2020年,欣旺达财务费用高达5亿,同比增长31.78%,据年报显示,主要系银行借款增加,从而利息支出增加、本期发行债券及卢比贬值所致。


辛苦一整年,最后成了给银行打工的。


动力电池突围


传统业务上升空间狭窄,动力电池成为了欣旺达突围的关键一役。


早在2008年,欣旺达就开始布局动力电池领域,2014年专门成立动力电池事业部。

趁小米造车这股东风,欣旺达做动力电池能成功吗

(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模组车间)


也正是在2008年,政府开始用政策优惠加财政补贴的方式积极推广新能源汽车,试图在汽车产业中弯道超车,其中的关键就是动力电池。


此时还在ATL的曾毓群也嗅到了时代的风口,但因为公司内的种种限制,直到2011年,曾毓群才与黄世霖(时任ATL研发副总)牵头成立宁德时代(即CATL)。


次年,华晨宝马为首款纯电动车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门槛是800多页的德文技术文档。刚刚成立的宁德时代,一点点啃下了这份技术文档,成为了华晨宝马的核心供应商。


靠着为宝马供货的背书,宁德时代在新能源动力电池江湖中站稳了脚跟,也随之获得了奔驰、大众、长城、上汽等合作伙伴。


而欣旺达布局动力电池时间虽早,但动作却慢了一些,前期还是倚重传统的消费电池业务。东吴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欣旺达2015年成立动力电芯研发院,核心团队来自ATL等知名电池企业,2018年开始发力动力电池市场。


市界联系了欣旺达证券部,对方表示,公司最早拿到的比较大的订单,是2019年雷诺-日产的定点合作。从时间上来看,这和宁德时代有了7年的时间差。

趁小米造车这股东风,欣旺达做动力电池能成功吗

(曾毓群)


另外一个问题是,早年在消费电池领域主攻电池Pack的欣旺达,进军动力电池也是从Pack开始做起的。2016年,中国推行动力电池“白名单”,主要采购日韩电芯的欣旺达,因为日韩电芯企业未能进入“白名单”,其动力电池业务发展也受到极大限制。


2018年欣旺达自有的电芯厂开始投产后,其动力电池业务才开始进入正轨。


7月21日,欣旺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动力电池全部采用自产电芯为客户服务。


随着欣旺达技术积累逐渐丰厚,加上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迅猛,宁德时代排产排不过来,主机厂求电池心切、迫切需要第二供应商,欣旺达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今年5月25日,欣旺达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收到了华霆(合肥)动力技术有限公司关于上汽通用五菱E50项目的定点函,为上汽通用五菱E50项目供应142Ah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电芯产品。


进入今年以来,欣旺达接连拿下吉利、广汽、东风等国内主流整车厂订单,欣旺达在动力电池市场正迎来爆发之势。


回顾去年,欣旺达与亿纬锂能竞争供应宝马48V电池最终落败,对此,欣旺达称:“这个项目的竞争我们也总结了我们没拿到的原因,与产品无关。”


一位电池领域研究员告知市界,对比同样是从消费锂电拓展到动力电池的亿纬锂能,欣旺达确实走得慢一些,但是同样作为二线动力电池厂商,二者差距并不大。欣旺达今年动力电池可能也很难盈利,明年情况会有所好转,主要是前期规模效应不明显。


与小米关系不浅的欣旺达,在小米官宣造车后,被赋予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中问到,欣旺达能否获得小米汽车订单,公司表示:“小米官宣造车代表了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前景的信心,未来我司会继续寻求与小米多领域合作。”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动力电池关键还是要看出货量,宁德时代因供货特斯拉上量,而小米汽车当前被市场寄予厚望,欣旺达也可能借此迎来转机。


参考文献:


《欣旺达,小电池的大生意》,柳青黄


来源:有趣有料有深度市界作者丨余聪 编辑丨胡刘继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