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借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

醉后余欢 2020-09-01 09:12:24

恒大健康日前正式更名为“恒大汽车”,但其实更准确的名字应该是“恒大汽车地产”。


一年前,外界就在质疑,恒大借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


借助新能源汽车的东风,恒大开启了全国拿地之旅。据《财新》,2019年8月,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在分析师沟通会上曾表示,恒大在与地方政府谈判时会建立一个模型,其中包括当地投资建厂的预计亏损、汽车产业带来的就业机会和税收增长,凭此模型要求地方政府配套住宅和生活用地。

恒大借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

夏认为,恒大在各地借造车项目拿地,是为了覆盖建厂投资带来的亏损。另外中国恒大未来将推出“买楼送车”,以带动地产销售。而这是别的汽车厂没有的核心竞争力。


自媒体《电动汽车观察家》曾通过检索恒大集团旗下汽车业务公司及下属公司在各地的拿地情况发现,仅2019年,恒大汽车业务板块公司就拿了736万平方米土地,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


广州、天津、辽宁到江苏,恒大四处以造车为名拿地。


在江苏南通,2019年7月5日,金浩生活服务(江苏)有限公司以底价7.04亿元的价格拿下了两宗住宅用地,其中一则用地成交价为2.45亿元,使用面积42424平方米,另一则用地成交价4.59亿元,使用面积80636平方米。此外,一宗工业用地被俊江新能源科技(江苏)有限公司以底价1.38亿元拿下。而金浩生活服务和俊江新能源科技两家公司,均为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100%持股。


在广州,2019年,恒大与广州市人民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恒大投资1600亿在广州南沙区建设整车、电池和电机三大基地等项目。同年8月,恒大以57.29亿元的价格斩获广州南沙区两宗地块,均为底价成交。这也是时隔6年来,恒大再一次在广州公开市场上获取住宅用地。


打着造车的旗号,恒大汽车不光拿了不少地,还在资本市场上斩获颇丰。


8月27日晚,恒大汽车发布2020中期业绩。报告期内,恒大汽车营业额45.10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营业额增长70.30%;录得亏损24.57亿元,较2019年同期亏损扩大23.82%。恒大汽车称,亏损扩大主要因为新能源汽车分部业务规模扩大,行政费用和利息费用增加较多。


更名之前,恒大健康的股价已剧烈波动。据证监会,2020年4月1日至6月10日期间,恒大汽车股价介于5.71港元至6.54港元之间,每日平均成交量为728,262股。但在2020年6月10日至8月5日期间,恒大汽车股价由6.34港元迅猛攀升至33.9港元,涨幅达434.7%,每日平均成交量升至17,802,322股。截至发稿,恒大汽车股价28.35元,市值高达2449亿元(约355亿美元)比蔚来、理想、小鹏都高。


据字母榜(ID:wujicaijing)结合公开数据统计,此前,从整车到汽车经销商,再到乘用车和商用车的轮毂电机、电池,完整产业链背后,恒大已累计投入超过273亿元。


经销商层面,恒大曾收购中国第一大经销商广汇集团共40.964%股权,成为广汇集团第二大股东;汽车层面,恒大健康曾先后收购、入股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和科尼赛克;动力电池方面,恒大收购了三元锂电池的卡耐新能源58.07%股权;电机方面,恒大收购了泰特机电有限公司70%股份、英国轮毂电机公司Protean100%的股份。此外,恒大还与hofer成立合资公司,研发制造三合一动力总成系统。


业绩会上,中国恒大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潘大荣介绍,目前恒大对恒大汽车的资金投入,主要用于股权收购、研发支出、工业用地取得、基地建设以及设备支出等。2019年,恒大实际投入147亿元,2020上半年,恒大继续投入30亿,预计下半年,集团还会再投27个亿,用于股权收购。


“到了2021年,随着整个产业链的整合已经完成,那么集团给予汽车集团的支持就主要在于工厂、土地以及研发方面。”潘大荣表示,预计到2022年之后,随着恒驰的量产销售,现金流有长足进展后,集团就不用再进行投入。“所以从2019年一直到2021年,我们预计的总投入应该在294个亿左右。”此外,恒大汽车还预计在2021年至2023年,向研发投入154亿元。该公司计划研发16款车型。当前,中国恒大持有恒大汽车74.99%股份,是后者的控股股东。


但眼下,地产业同样受到疫情冲击。此前8月16日,中国恒大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根据管理层目前所得的资料,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个月录得核心业务净利润及净利润均有所下降,其中核心净利润预期为人民币193亿,较去年同期下降约37%,净利润预期约为人民币147亿元,较去年同期约46%。

恒大借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

有观点认为,中国恒大的本业房地产本身就现金流高度紧张,偿债能力存隐忧,如何继续向汽车投资?


但此前在2020年4月的恒大业绩会上,许家印首次回应外界质疑恒大现金流紧张问题,他调侃道,“今年有人说恒大现金流非常紧张,要断了?你说要断了是吧,我(今年1月份)在刚刚还完16亿美元债后就立即打了20亿美元(回购20亿美元债)到证券公司账上去买债,但在市场上买不到啊。”


在经历与贾跃亭创立的FF蜜月与决裂之后,恒大健康于2019年1月收购了新的造车主体NEVS(国能汽车),并以此为基点,围猎汽车产业链、招兵买马。


但有知情人士向字母榜透露,一度位至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的蒋大龙(原国能汽车董事长),在今年6月国能成为恒大全资子公司后,集团已重新安排,目前处于“内退”状态。对于造车,恒大有自己的一套人马来操持。


一位恒大汽车的员工告诉字母榜,国能汽车大本营天津国能,如今已是恒大汽车天津公司,恒大汽车的总部在深圳。


恒大造车的未来由谁来操盘?


恒大汽车现任董事长为时守明。他曾任恒大地产集团总裁。资料显示,时守明曾历任恒大地产集团呼和浩特公司、海南公司、北京公司及四川公司董事长,拥有逾20年的企业管理、项目开发与运营管理经验。此外,副董事长刘永灼,于今年6月上任。刘永灼2003年加入中国恒大,曾作为中国恒大副总裁,分管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恒大文化产业集团、恒大农牧集团、恒大互联网金融集团、恒大高科技集团。


刘永灼在27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恒大通过一系列的国际并购,拥有了3.0的底盘架构、动力总成、整车制造能力之余,还收获了超过1800人的全球研发跟管理团队。


但地产高管如何与汽车高管合作,是接下来双方需要磨合的问题。今年5月,原本独立的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研究总院被并入到新能源汽车集团旗下。同月,总院旗下的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整车研究院院长黄向东相继离职。吕超辞职时,在朋友圈留下一段话,指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


目前看,完成更名的恒大汽车,将保持汽车、健康管理双线运行。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恒大内部人士称,尽管上市公司由恒大健康更名为恒大汽车,但并不意味着公司将放弃健康业务。事实上,恒大·养生谷仍然是恒大汽车上市公司的营收和盈利支柱,上半年营收44.57亿元。


恒大汽车虽拥有遍及产业链的汽车资产,但该板块贡献的营收极其有限。半年报显示,锂电池销售额2660.7万元,技术服务2341.1万元,汽车组件销售额298.3万元,总计5300.1万元。


业绩会上,董事长时守明表示,在大健康业务方面,公司希望未来3年布局超过70个恒大·养生谷;希望2020、2021、2022年累计3年的会员销售将超过900亿元。


而对于造车,据半年报,恒大汽车上海、广州生产基地预计于2020年9月具备试生产条件,首期规划产能均为20万辆;电池方面,继续努力在10年内设立多个年产能30GWh的超级工厂,打造涵盖电池材料、动力锂电池、固态电池、氢燃料电池、储能电池、无线充电、电池梯次回收利用等业务板块的完整产业生态链。恒大汽车的半年报也可印证这一点。设备厂房、车型开模等通常计为资本支出。而恒大汽车上半年资本支出明显增多,高达39.08亿元,接近去年全年的资本支出(44.02亿元)。


但今年8月初发布的6款新车,何时开始能有订单,明年又能否如约量产?仍是未知数


“关于汽车集团什么时候盈利的问题,”潘大荣在业绩会上表示,近期恒驰首批6款车已经全球发布,恒大汽车的上海、广州两大生产基地,也已全线进入设备安装调试阶段,“我们有信心随着恒驰的量产和销售,公司应该很快会实现我们的一个现金流(好转)以及盈利(的目标)。”


不断通过微信朋友圈广告、香港写字楼电子屏幕等方式打广告的恒驰汽车,将如何走向量产,依然有许多待解之谜。

来源:字母榜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