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该放就放 2021-01-30 13:16:23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于顶尖汽车技术的认知,潜意识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一定是国外的汽车企业——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嘛。不过,在2020年之后,这种认知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因为长城汽车在2020年发布的一系列新技术,已经走在了全球汽车产业的前端。


2020年的长城汽车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本土品牌汽车产业集群的样子。


当然,这也是长城汽车发展的必然——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长城汽车率先在国内汽车产业架构内,构建了一个完善的零部件产业生态,从而跳脱了目前国内汽车产业和欧洲汽车产业以外部供应商为集成的产业模式,自发的形成了一个以自有品牌“内循环”的产业发展模式。


“内循环”式的产业发展生态,也让长城汽车在新技术的发展以及新技术的大规模量产化层面上,拥有了独立的话语权。在有效的控制成本以及研发周期的同时,避免了出现零部件供应商过于单一而导致的产品同质化现象。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长城汽车的零部件产业集群,已然跳出了传统的国产低端零部件领域,而是朝着汽车核心技术领域,开拓了新的科技树架构。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当时间走到2020年的时候,这种颇具前瞻性的产业布局,也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成就了长城汽车密集的新技术发布大年。可预见的是,在“内循环”的核心产业架构下,长城汽车的这种新技术密集发布的趋势,还将会延续下去。


总结来看,2020年长城汽车发布的一系列新技术,可以大概分为整车架构、新能源领域以及智能化三个大的维度。你看,这俨然已经是一副全面开花的模样了……


整车架构


平台让对手仰望,动力全面开花


在2020年,长城汽车围绕着传统汽车的基础产品力所进行的技术升级,主要集中在平台以及动力两个层面。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在2020年成都车展前夕,长城汽车正式发布了柠檬平台和坦克平台这两大系列平台。从结构上来看,前者是传统的横置发动机前轮驱动架构的承载式车身平台,后者则是纵置发动机后轮驱动架构的非承载式车身平台,未来将承载起长城汽车旗下高端越野SUV车型的研发。


从技术的维度上来看,柠檬平台和坦克平台都颇具前瞻性。


作为大众化乘用车主体架构的柠檬平台,核心的平台构建特征在于低重心、高刚性、高拓展性以及轻量化几个技术指标上。高刚性、轻量化以及低重心的特征全面优化了柠檬平台旗下车型的操稳特性,从我们试驾过的基于该平台打造的第三代哈弗H6的表现来看,车辆整体的驾驶质感有了非常大的跃升。而柠檬平台高拓展性的维度,也使得其具备了实现电驱动架构的拓展能力。


在目前的产业架构内,长城汽车的柠檬平台的操稳特性和多样化拓展性能,已经全面的领先于海外的模块化架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MQB模块化平台在对应全面的电驱动层面上,依旧存在着布局和电气层面的短板,需要改进的MEB平台才可以满足需求。而柠檬平台率先实现了二者的统一。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坦克平台则是近十年来在全球汽车产业架构内少有的全新的乘用型非承载式车身架构,作为后来者,坦克平台也自然而然的享受到了后来者的红利。在保留非承载式车身架构的高抗扭刚性、高舒适性以及高拓展能力的前提下,进一步的强调了智能化的拓展以及轻量化技术的运用,成为眼下全球汽车产业架构内最为先进的非承载式车身平台之一。这也让坦克平台旗下的车型,装备上了在连陆巡系列上都不曾拥有的主动安全装备,这就是平台电气化能力拓展的最好例子。


在传统的动力领域,长城汽车在2020年发布了全新的4N20发动机,在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新能源的时候,为传统内燃机动力的技术发展开了一扇新的窗口。全新的4N20发动机以米勒循环为主,实现了热效率38.3%的提升。从账面数据上来看,2.0T动力的最大输出功率180千瓦,最大扭矩385牛·米,已经把传统内燃机的动力数据提升了一个台阶。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和4N20动力一同登场的,还有全球首款横置9速湿式双离合器变速箱。这台变速箱不仅仅是在有限的空间内实现了速比的增加,还在整体的性能方面相比于传统的7速双离合器变速箱有了大幅度的改进,承载扭矩提升54%、整机重量降低10%以及整机尺寸缩短10%。从变速箱的技术发展来看,9DCT变速箱的背后,已经是基础加工能力和设计能力的高效整合。而在9DCT变速箱的架构里,还衍生出了9HDCT变速箱,这是全球首款横置P2混动9速湿式双离合变速箱。通过先进的绕线方式,9HDCT变速箱的混动输出功率可以达到120千瓦,扭矩输出330牛·米。


可以这样讲,平台和动力系统的升级,让长城汽车在传统车辆构型领域,占据了全面的技术性优势。


新能源领域


对手还在纠结电池,长城已经越过山丘


如果说9HDCT实现了长城汽车P2架构的混动突破,那么在2020年即将成为历史的时候,长城汽车发布的柠檬混动DHT,就是让长城汽车的混动技术更上一层楼。不夸张的讲,快速发展的长城汽车已经实现了技术的溢出——可以肯定的是,DHT混动技术将会成为长城汽车在混动时代的主流架构。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从结构上来看,柠檬混动DHT是一套通过多片离合器实现的高效混动解决方案,在这套方案里,发动机和电动机输出的动力在经过DHT混动系统之后实现了高效的动力耦合。从我们在徐水试车场试驾的工程车表现来看,车辆运行过程中也更多的趋向于使用电动机驱动,从而带来更为经济且更加线性的车辆动态响应。


相比于丰田的THS混合动力系统,柠檬混动DHT架构的动力耦合方式更多的强调了电动机在整车驱动过程中的出力程度。这也就意味着,搭载了柠檬混动DHT架构的车型在整体的动态反馈上,会更接近于电动车的表现。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讲电动车的核心在于电驱动,以电动机的线性输出来改变传动动力车型的动态响应方式,从而实现自发性的电动车市场普及。至于电驱动的电从哪里来,这个则是可以多样化的。从DHT混动的发布以及2020年长城汽车发布的搭载于欧拉系列上的小型化电动机,可以看到,长城汽车在新能源的领域已经理清了技术脉络。


至于电从哪来,长城汽车给出的解决方案包括了三元锂离子电池以及燃料电池等呈梯度的技术布局。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长城汽车是国内少有的把燃料电池技术作为一大核心技术的企业,也正是因为这样,长城汽车在燃料电池动力的领域也建树颇多。2020年,长城汽车正式发布了95kW燃料电池系统发动机以及150kW平台化燃料电池堆。在燃料电池的氢燃料存储方面,则发布了70MPa高压储氢瓶阀和双级减压阀。


燃料电池技术是目前可见的最具发展潜力的新能源动力技术,这一技术的核心在于改变电动车辆的续航里程补充方式,用氢燃料的加注代替充电,以在车内内置小型“发电站”的方式实现高效的能源转化效率。而在其背后,则是一个庞大的氢燃料制备产业。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在三元锂离子电池领域,长城汽车同样是国内少有的可以实现独立供货的企业,在2020年,长城汽车发布了无钴电池,成为国内首个提出规避钴元素枯竭解决方案的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解决方案已经是量产化的解决方案。


没错,就是当其他汽车企业还在纠结于造一辆什么样的电动车去满足政策法规需求的时候,长城汽车已经在布局新能源的基础产业了。电池、电驱动技术、燃料电池技术这些基础性的技术,使得长城汽车在新能源领域拿到了核心的基础性竞争优势。


智能化领域


人机交互只是附属,咖啡智能已经触及了智能的灵魂


在智能化领域,长城汽车在2020年正式发布了咖啡智能系统。如果用科技领域的观点来看,咖啡智能构建了长城汽车智能化时代的“主板”。在这个基础上,长城汽车在2020年推出了一系列的硬件。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在于固态激光雷达的量产,基于固态激光雷达的探测能力,长城汽车的智能化时代也快步迈入了L3级自动驾驶时代。也由此将长城汽车的智能化定义,从单纯的车载人机交互系统的联网,拓展到了以智能驾驶为主的时代。这很显然已经是一个更高的段位。


基于咖啡智能的高拓展特性,长城汽车的智能化在人机交互的层面上进入到了场景化交互的时代,通过智能座舱、智能系统以及智能服务层面,实现了从汽车企业到全球化出行科技公司的雏形构建。


长城汽车技术的进化,使其“内循环”式产业初见雏形


现在的长城汽车,已经提前迈进智能交通时代的圈子了。如果说其他汽车企业还只是停留在表面的智能化,那么长城汽车显然已经触及了智能化的灵魂。


写在最后


作为媒体,我们站在整个中国汽车产业的高度来看,不难发现,长城汽车在2020年的新技术发布呈现出梯次化的发展脉络,每一步都有符合时代需求的先进技术,而这种“核心力量”的强化正是现代高速发展的汽车产业体系里,最难得的踏实。你说呢?

来源:排气管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