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汽车欲借重组实现重生,但其面临的难度不会太小

转瞬即逝 2021-02-01 13:02:20

长江汽车欲借重组实现重生,但其面临的难度不会太小


手握造车“双资质”,还有李嘉诚资本加持,长江汽车为何“起大早,赶晚集”,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新能源造车“早起的鸟儿”长江汽车在濒临破产后,终于等来了重组机会。


昔日也有高光时刻


近日,长江汽车管理人发布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向社会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报名时间从2021年1月21日起至3月31日17时止。就在此前的1月1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根据出资人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申请裁定,正式对长江汽车公司进行重整。


长江汽车欲借重组实现重生,但其面临的难度不会太小

长江汽车重整公告


根据招募要求,其鼓励从事整车制造行业或上下游行业、与长江汽车公司具有产业协同性的意向投资人参加。据财联社报道,目前长江汽车的意向重整投资人已有近10家左右。


为何已走到破产边缘的长江汽车还有不小的吸引力?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客车有限公司,是国内早期为数不多的纯电动客车生产厂商之一。2016年4月,长江汽车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同时杭州工厂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同年,长江汽车成为最早一批获得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


2017年12月,工信部公示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长江汽车位列其中,由此拿到新能源汽车“双资质”。同年,长江汽车成为国内首家大批量向美国市场出口高端电动物流车的车企。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野马财经:“长江汽车有新能源的生产资质,这对于很多希望进入新能源造车市场的企业有很大吸引力,无论是传统车企亦或是意图跨界的企业,都具有价值。”


长江汽车昔日之所以能够取得当年的成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超人”李嘉诚的青睐。


李嘉诚也无能为力


2013年,五龙电动车(00729.HK)注资51亿元对杭州客车公司进行重组,成立了长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而在五龙电动车背后,则有李嘉诚的身影。


2010年,李嘉诚开始投资新能源汽车行业,其以0.72港元/股的价格,买入五龙电动车4亿股份,此后多次增持,并在2015年成为第三大股东。


前文提到的新能源汽车“双资质”,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长江汽车抓到手中。资质与资本齐飞,长江汽车的规划“胃口”也大了起来。


长江汽车计划推进“商乘并举”,产品涵盖乘用车、客车、物流车、卡车等多平台车型。


与此同时,长江汽车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并一举拿下了1150亩土地开始建新厂。2016年,杭州工厂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长江汽车加速扩张,在重庆等地建立生产基地,还涉足电池上游材料和电池设计等相关产业链的业务。


官网显示,长江汽车目前拥有奕阁、奕胜、益众三款商用车型,和小型纯电SUV逸酷,然而该等车型销量惨淡,甚至遭遇退货。


逸酷于2016年4月发布,但时至今日,仍未能实现上市交付。两年空档期后的2018年,长江汽车又携三款新车型亮相北京车展,但并未实现量产。


2019年,长江汽车的电动中巴车和客车的销量在1000辆左右,而进入下半年,长江汽车实质性停产。


天眼查显示,去年至今,杭州长江汽车已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等法院136次列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超4亿元,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忠等公司相关人员也127次收到限制消费令。


此外,2020年11月,因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且公司停业多时,长江汽车宣布与部分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当时有报道称,长江汽车拖欠员工工资长达12个月,工资何时发放至今没有动静。


长江汽车的官方微博,动态停留在2020年5月节日海报,仅有的评论则是“还我血汗钱”“欠债还钱”。


长江汽车欲借重组实现重生,但其面临的难度不会太小

长江汽车微博截图


同时,作为长江汽车的大股东,五龙电动车被曝也深陷亏损和管理层内斗的泥潭中。随着五龙电动车股票价格的一再下挫,李嘉诚也慢慢从公司股东名单中脱身而出。


五龙电动车于2020年7月2日起直到今日仍在港交所停牌,市值仅剩4.76亿港元。


那么,作为新能源造车的先行者,手握双资质、背靠李嘉诚的长江汽车为何走到了破产重组的田地?


沈萌认为:“长江汽车的没落应该在于两方面,其一是历史包袱需要清理,其二是在新能源新造车的热潮中没有更积极落地产业,导致错过了发展机会。”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薛旭向野马财经表示:“长江汽车在李嘉诚的支持之下还落得如此下场,说明汽车行业仅仅依靠资本的投资是不够的,还是需要思想的创新和突破。”


薛旭认为,汽车行业一大特征是,现有的汽车企业的规模已经做得很大了,它们转场至新能源难度并不是很大,以及新能源汽车在前几年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靠政府的补贴,而补贴从2017年之后就在逐步的下降。显然,李嘉诚的投资并不包含思想的投资,领导团队在不具备行业积累的情况下面临淘汰,是非常正常的。


重组能否重生?


自身实力不够,但手握“双资质”,长江汽车的未来在哪里?


2019年1月,长江汽车与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达成代工合作,然而其代工的零跑S01车型销量也不尽人意。2020年10月零跑汽车旗下首款车型零跑S01仅销售62辆,去年1-10月,累计销量为6335辆,与造车新势力头部选手相比差距较大,对于欲通过代工维持发展的长江汽车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在资本市场的热捧之下,中国诞生出上百家造车新势力公司。随着补贴滑坡、业绩分化,大量造车新势力公司纷纷退场,去年至今多家造车新势力公司爆出欠薪、欠款的消息,包括博郡汽车、拜腾汽车、赛麟汽车等。


据资本邦统计,当前造车新势力企业注册数已达到500多家,但几年时间里,已被淘汰90%的玩家,至今还在量产的企业只剩下20家。


从2020年前11个月的销量来看,排名靠前的分别是蔚来(36721辆)、理想(26498辆)、小鹏(21341辆)。与2019年排名相比,理想汽车凭借理想ONE一款车型,在2020年造车新势力销量第二名的成绩,同时理想ONE也是11月新势力单款车型销量排行榜的第一名。


显然,新能源汽车行业分化明显,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态势,而濒临破产的长江汽车吸引了超过10家意向投资者。


“说到底,汽车尤其新能源产业,目前比较吸引人。”薛旭对此认为:“但是现在新能源汽车的赛道已经相当拥挤了,很多人还想在新赛道上分一杯羹,一方面说明目前可以投资的项目已经非常有限了,另一方面,说明中国投资界的商业理性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事实上,手握珍贵造车资质,“起大早,赶晚集”的造车新势力并不止长江汽车,还包括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前途汽车、合众新能源等玩家。然而,随着补贴政策、及同行产品力的变化,渐渐被时代与行业淘汰。


沈萌向野马财经表示:“新能源汽车对传统汽车形成了产业迭代冲击,而新能源汽车本身也在各类资本的涌入下形成竞争泡沫化,因此优胜劣汰会继续不断出现。”


无论如何,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竞争格局越来越明显,长江汽车欲借重组实现重生,将面临不小的难度。


你认为长江汽车的前景如何?欢迎在下面留言交流。

来源:野马财经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