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晚归人 2021-03-11 11:47:55

【智车派】近些年来,汽车行业高速发展,从燃油车到新能源汽车,再到智能汽车,甚至吸引了苹果、华为等科技巨头入局。而就在新能源汽车如日方升之时,又有不少车企开始研发、实验飞行汽车,有网友感慨道“以前只在科幻片中见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来了,神盾局的的飞行航母以后是不是也要实现了?”


其实,早在1917年,飞行汽车之父格·寇蒂斯就向人们展示了飞行汽车,他制作的飞行汽车装有三支翼展达12.2米的机翼,汽车的动力来源则靠发动机驱动车尾的四叶片螺旋推进器,但他的飞行汽车从未真正飞上天空,不过实现了一些短距离的飞行式跳跃。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Transition


直到2009年,世界首辆飞行汽车“Transition”首次试飞成功。这辆飞行汽车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特拉福嘉公司推出的,可以在空中飞行或在陆地上行驶。它转换为飞行状态仅需15秒。不飞时,机翼可以折叠起来,缩放在驾驶座旁边。


并且“Transition”配有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电子计算机自控系统以及卫星控制技术等高端科技装备,驾驶员无须掌握像飞机飞行员那样的高难度驾驶技术。它的飞行速度约为每小时115英里,加满油箱一次可飞行500英里,其只需要使用普通无铅汽油即可。


这辆飞行汽车的缺点在于它的翼展超7米,不容易找到合适的跑道或起飞地点。那么车企们制造的飞行汽车又是什么样的呢?


新能源汽车热潮未过,飞行汽车热潮再起


今年年初,吉利科技集团旗下的太力飞车Transition(TF-1)获得了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的适航证书。这是FAA首次给现代飞行汽车产品颁发适航证书。据悉,TF-1采用的是混合动力技术,巡航速度为167km/h,巡航高度可达3000米,航程可达670公里,其座舱只可以搭载两个人。


这款飞行汽车通过航空汽油来维持飞行时所需的动力,陆地行驶时速度最高可达180km/h。此外,吉利旗下的沃飞长空科技有限公司的CEO靖超还表示,在2024年前后,中国城市空中出行市场就会有飞车产品推出。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吉利太力飞车Transition


除了吉利,造车新势力的小鹏汽车也在去年的北京车展上带来了自研的超低空飞行汽车的第一代探索版本——旅航者T1。何小鹏介绍称,旅航者T1支持5米到25米的超低空飞行,可垂直起降,还提供汽车驾驶模式。


何小鹏还透露,这辆飞行汽车于2021年年底将有试驾活动。不过,有网友表示“汽车的标配是四个轮子,这连个圆圈都没有,能上路?”也有网友认为这不是飞行汽车,而是载人飞行器。具体如何操作还得等小鹏汽车官方解答。目前,小鹏汽车还在研发第二代飞行汽车,可能将于今年Q4开放试飞试驾。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小鹏旅航者T1


除了国内的车企外,国外的车企也在加快研发、试验的脚步。据韩媒报道,现代汽车集团最早将于上半年在美国华盛顿成立专门负责城市空中出行(UAM)项目的子公司。


据悉,现代汽车2月聘请了前加利福尼亚航空宇宙创业公司“Opener”首席执行官Ben Diachun出任子公司首席技术官。现代汽车集团表示,将以韩国和美国为中心推进发展城市空中出行的项目,计划到2026年推出混合动力航空货运无人机系统(UAS),2028年推出针对城市内运营进行优化的全电动UAM模型。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凯迪拉克飞行汽车概念图


在今年的CES21展会期间,通用汽车公司展示了一款未来派的飞行凯迪拉克。据悉,这是一款能够垂直起降的自动驾驶汽车,可以搭载着乘客走空中通道,也可以走地面通道。


它配备一台90千瓦时电机,拥有电池组和四对转子,能够搭载一名乘客以每小时55英里的速度在空中飞行。不过,通用方面并没有透露这款飞行汽车将于什么时候亮相,也还没有透露更详细的信息。


飞行汽车的利与弊,马斯克为何不看好


飞行汽车可以说是未来汽车行业发展的趋势,它不仅可以有效地缓和地面交通拥堵的状况,还可以极大程度地缩减人们的出行时间。并且,就目前已测试的飞行汽车来看,它们比绝大多数的燃油车更加省油。


当然,也会有人觉得飞行汽车的操作起来要更难。其实不然,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世界首辆飞行汽车“Transition”就无需驾驶员掌握高难度的驾驶技术。再者,现在许多智能汽车都支持自动驾驶技术,那么未来的飞行汽车不出意外也会支持这一项技术。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阿斯顿·马栋Volante Vision”


当然,有利就有弊,飞行汽车也有一些缺点。虽然它缓解了地面上的交通拥堵,但空中的行驶规则、航线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制定。


其次,在路面上就有许多车主不遵守交通规则,闯红灯、超速等违章事件层出不穷,如果在空中出现意外,那么车内的乘客很难幸免。尤其是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如果因驾驶失误撞向大厦高层,其后果比普通车辆撞上房屋更加严重。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马斯克评价飞行汽车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指出,即便是玩具无人机,都伴随着很大的噪音,而且会吹动大范围的空气,这就意味着比它还要重1000倍的东西根本不实用。不过智车派认为,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上述问题都会被逐个解决。


就像20年前,人们用的手机都是大哥大或诺基亚,谁也想不到20年后的智能手机除了通讯外,还可以刷视频、逛淘宝。但飞行汽车投入使用的时间可能还要往后延,前期或许只是用于试验或商用。


总结:


飞行汽车无疑是汽车行业的一次历史性改革。在飞行汽车领域,我国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除了吉利、小鹏等车企,西安美联航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也在研发飞行汽车。相信未来飞行汽车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成为让人们出行更加便捷的交通方式。


你的汽车会被黑客远程开走吗?智能网联车安全引热议


吉利、现代等车企入局飞行汽车,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奇安信技术专家演示黑客利用智能网联车系统的漏洞远程操控汽车


你的汽车会被黑客通过远程操控开走吗?你的隐私数据会被上传到网络公布吗?行驶中的汽车,制动会突然失灵吗?这一切都不是科幻电影,而是智能汽车时代你将要面对的现实。


随着汽车智能化、网联化程度的加深,汽车在成为可移动、可交互的智能网络终端,为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远程攻击、恶意控制、隐私保护、数据安全等问题。


智能网联车安全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也令业界关注,2021年全国两会上,来自电子信息及汽车行业的代表委员围绕构建智能网联车“系统安全”展开热议。


智能网联车安全问题集中产生


2020年以来,智能网联车安全问题集中爆发引发公众关注;2021年两会,代表委员提交了十余份提案、议案,深入审视车联网的安全风险。


2020年,一名黑客针对特斯拉汽车成功开发了新的密钥克隆中继攻击,不到五分钟,一辆价值70多万元的特斯拉就被远程控制开走了。2020年9月,国内网络安全龙头企业——奇安信的车联网安全研究员演示通过远程方式在线开启了一辆智能汽车的车窗、后视镜,随后汽车被启动、上路。


事实上,早在2015年,两名白帽黑客就远程入侵了一辆正在路上行驶的切诺基(自由光),并对其做出减速、关闭引擎、突然制动或者制动失灵等操控,克莱斯勒对此不得不在全球召回了140万辆车。


不仅如此,作为移动数据收集和发射器,每一辆智能车都可以获取车主身份、行动轨迹、驾驶习惯、与手机蓝牙绑定的通讯录、谈话等内容,车主行驶所到之处,人、地、事、物均一览无遗。汽车联网后,上述安全风险更为突出,车载数据过度采集和越界使用,不仅侵犯了用户隐私,更威胁到国家安全。


据Upstream报告数据显示,公开报道的针对智能网联车网络安全攻击事件,由2018年的80起激增到2019年的155起,2020年整车企业、车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等相关企业和平台的恶意攻击已达到280余万次。


“信息安全是继主动安全、被动安全、功能安全之后,汽车领域的第四大安全问题。智能网联车的信息安全不仅可能造成企业经济损失和个人隐私泄露,还可能对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后果,甚至引发威胁国家的公共安全问题。”全国十三届人大代表、中电工业互联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立锋告诉记者。


“新安全底座”崛起的千亿级市场机遇


智能网联车发展带来的安全风险引起了政府部门、企业和用户的共同关注,也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遇。


2020年2月,中央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明确提出要确保用户信息、车辆信息、测绘地理信息等数据安全可控。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开展数据风险、数据出境安全等评估。


2020年12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开展智慧城市基础设施与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发展》文件。


2021年2月24日,《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印发,提出建设融合感知平台,推动智能网联车与现代数字城市协同发展。


国家政策的层层加码,让智能汽车安全这一细分市场开始崛起。


麦肯锡曾预测,智能网联车产业生态链在2025年的经济规模将达到1.9万亿美元,而中国将是全球智能网联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者和受益对象。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智能网联车创新中心主任李骏形容智能汽车“将形成全新的、十万亿级的、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的新型产业生态体系。”多位行业专家预测,细分的智能汽车安全市场将是千亿规模。


全国人大代表、小康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张兴海认为,要确保国家数据安全,应将数据安全作为新的必备指标之一,推动和扶持自主品牌着力发展三电(电池、电驱、电控)及智能联网等核心技术。


“不仅仅是硬件安全,软件安全也将成为智能网联车行业的‘新安全基座’。”奇安信总裁、中电车联董事长吴云坤指出,“要为智能车辆构建起纵深防御的安全框架体系,汽车企业将与信息安全企业共同探索融合创新的智能汽车安全解决方案,共建车联网安全技术生态,这其中包括智能网联车网络安全技术中心、汽车行业工业互联网安全大数据运营中心等。”


据了解,奇安信先是在内部成立了奇物安全实验室,专注于智能网联车安全技术研究,其后在2019年11月的湖南网络安全智能制造大会上,奇安信联合北汽蓝谷信息、中电互联成立车联网安全体系实验室,研究方向包括安全技术、安全评测认证、汽车工业互联网安全等。


2020年,奇安信与中电互联合资成立中电车联,深度聚焦“5G+车联网+安全”领域,目前已研发了车联网安全评估评测、智能网联车示范安全产品和服务体系。与此同时,奇安信和北汽、长安汽车、广汽、吉利、上汽等十多家车企直接展开合作。


构建国家级的智能网联车“系统安全”


在保障智能网联车安全上,一方面车企和奇安信等安全企业开始进行探索实践,另一方面国家相关部门也加大了安全推广力度。


公开信息显示,在工信部公布的相关技术应用示范项目中,对于智能网联车系统安全就有明显的涉猎。其中,奇安信打造的车联网网络安全综合服务平台、车联网安全测评系统成为2020工信部网络安全技术应用试点示范项目。


奇安信的车联网内生安全终端主动防御系统以及车联网安全运营管理中心两大项目成为2020-2021工信部科技司物联网关键技术与平台创新类、集成创新与融合应用类示范项目。


在今年两会上,代表委员纷纷建议中国智能网联车产业已然进入快速发展期,智能网联车的“系统安全”应提前布局、同步规划、协同发展。


“要以安全牵引全面推动智能网联车、智能网联道路与现代数字城市协同发展。”朱立锋说,建议前置智能网联车信息安全测试工作,进一步完善基于智能网联车行业数据对培育信息安全相关的规范、标准和技术监管,支持在智能网联车概念设计阶段将信息安全前置规划,提倡以先进技术保障过程安全。


同时,应建设基于信创体系的智能网联车大数据安全态势感知等关键技术平台应用,探索基于智能网联车数据+区块链+保险+数字人民币的新模式,助推行业安全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则表示,国家层面应建立准入制度,智能网联车的数据(包括高精地图数据)的采集、存储和商业用途需要经过相关部门备案管理。智能网联车的制造和销售企业应高度重视信息安全风险,要建立完备的数据安全管理和软件升级流程。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建议,发展智能网联车,法律法规要走在前面。须尽快完善现行交通安全法规,确认“机器驾驶人”的法律主体资格;加快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标准的编制和发布;完善道路测试相关政策法规。


曾庆洪指出,在保障现有“单车智能”技术路线的同时,应大力支持“车端智能+网联共享”相结合的技术路线,鼓励互联网安全企业关注车联网安全,支持车企与信息安全企业联合研发,共同推动智能网联车产业的发展。


来源:智车派,央广网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