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江淮汽车的棋局:明盈实亏,寄望他人

我渺小 2021-04-29 13:39:13

4月27日,江淮汽车发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江淮汽车净利润达到1.89亿元,较比去年同期上涨53.43%。


对于净利润增长的原因,江淮汽车在此前的利润增长预告中表示,公司主动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加强成本费用管控,提升主营业务盈利能力。


明盈实亏


纸面上,江淮汽车实现了扭亏为盈,但背后的功臣,却源于资产处置收益。简而言之,不是卖车,而是卖房卖地获得盈利。


2020年11月,江淮汽车曾发布公告称,为盘活闲置资产,拟转让乘用车二工厂部分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及设备等资产,12月其再发公告称,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以7.7亿元受让乘用车二工厂部分资产。

江淮汽车的棋局:明盈实亏,寄望他人

2021年一季度,首批资金已经到位。因乘用车二工厂资产转让,资产处置收益同比增加约1.66亿元。


因此,如果剔除乘用车二工厂资产转让、政府补助、金融资产投资收益等非经常性收入,江淮汽车难逃亏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4200万元左右,明赢实亏。


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江淮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就一直为负数,4年亏损了46.67亿元。


只是“四连亏”的背后,江淮汽车缘何难有“改观”?


相对于奇瑞的攻城略地,长城的迅猛扩张,江淮在市场上相对低调。


这家发迹于安徽合肥的小厂从生产汽车配件开始,逐步涉猎货车、底盘、客车以及乘用车领域,曾创下连续20年平均增速40%以上的记录。


但好景不长,近些年来江淮汽车逐渐掉队,市场份额和销量也不断萎缩,正在偏离主流视野。


扉旅汽车梳理资料显示,2016年,江淮汽车的销量曾高达64.3万辆,但2017年,迅速缩水至51万辆,2018年再度降为46.2万辆。伴随销量下滑,江淮汽车的利润也连年下滑,2018年甚至亏损了7.86亿元。此后两年,虽然扭亏为盈,但如果没有诸如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的“帮忙”,江淮汽车恐怕会走入“退市整理”阶段。


而这一切,与其战略转型不无关系。


众所周知,一直以来,江淮始终坚持多领域全面发展。


从2002年宣布进军乘用车板块至今,江淮汽车已经拥有底盘、客车、轻卡、重卡、MPV、轿车、SUV和新能源全产品线布局,几乎是国内产品线最全面的汽车集团。


然而,“摊大饼”式的发展并没有带来红利,反倒拖累了江淮的发展。


“什么都想做,但什么都做不好”,不仅放弃了其优势业务,也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甚至错失了一些最佳时机。

江淮汽车的棋局:明盈实亏,寄望他人

此外,江淮汽车的“商转乘”战略,也使其市场定位较为尴尬。在实际经营过程中,江淮汽车一直存在商用车市场定位与乘用车发展战略之间的矛盾。加之乘用车研发力量薄弱,导致江淮汽车“商强乘弱”明显。


2020年年报显示,江淮商用车全年累计销量29.8万辆,同比增长15.03%。乘用车全年销量为15.55万辆,同比分别下滑4.19%。从业务结构来看,商用车仍占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其营业收入为269.7亿,营收占比为62.9%。


由此可见,不断掉队的乘用车市场是江淮汽车前行的桎梏所在。


突围之战


尝新、破局。


虽然身陷亏损窘境,但江淮汽车并未退缩,通过捆绑大众和蔚来调整自身产品结构,双线突围。


早在2017年,江淮汽车就携手大众成立合资公司(江淮大众),意图在乘用车领域实现弯道超车。自江淮大众成立以来,就一直致力于纯电动汽车的研发、生产以及销售。然而,其在2019年9月推出的思皓E20X,当年年底交付量仅为:1000余辆。对于这种结果,有网友指出:不是思皓不行,而是大众不出力。


去年,江淮与大众的合作进一步加深。彼时,江淮汽车与大众汽车集团签署战略合资合作协议,后者获得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同时增持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至75%,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江淮大众也更名为大众安徽。


虽然表面上看,江淮让出了控制权。但这对于亟待提振销量和品牌向上的江淮而言,不失为一次翻身的机会,毕竟与大众合作可以给常年颓势的乘用车镀层薄金。


近期,“大众共线”和“德系品质”已经成为江淮新一代车型宣传的“话术”。此外,江淮乘用车品牌还采用了此前江淮大众的合资品牌“思皓”,代替了原有标识“JAC”,以表现大众与江淮有着紧密的联系。


“过去,在江淮汽车旗下,悬挂JAC品牌的乘用车,活在了商用车的光芒下。而今,全新的合资品牌思皓,借着大众基因,完全有机会、有实力与长城、吉利等一线自主品牌一决高下。”江淮汽车对于思皓寄予重望。


只不过,“换标”思皓能否提振江淮乘用车在市场上的表现仍然是个未知数。


除了合资国际巨头,江淮还有着另一个筹码——造车新势力蔚来。2016年,在业界对新能源造车还争议不断之时,江淮汽车宣布与蔚来汽车达成代工合作,相继生产出ES8、ES6等多款纯电动车,填补了中国高端新能源汽车的空白。


“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蔚来汽车CEO李斌曾经的一句肯定,让两者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如今,代工生产蔚来汽车数年后,江淮也由客户变成了合伙人。


今年3月初,江淮汽车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与蔚来汽车签署最新协议,双方拟在合肥共同设立合资公司,拟定名为“江来先进制造技术(安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来”)


对此,有媒体人士揣测,“在这次合作当中,江来将会通过整合江淮和蔚来双方的资源,以一个全新的汽车品牌出现在消费者的面前,这个品牌将同时肩负着江淮品牌向上以及蔚来品牌向下的责任。”


左手大众,右手蔚来,江淮汽车的棋局充满想象。


而想象之下,人事先有了变数:在掌舵江淮汽车7年后,64岁的安进正式走下舞台,项兴初将接棒安进,上任掌门。


4月2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布称,董事长安进因退休原因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下设专门委员会的相应职务,该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时生效。这也意味着江淮汽车的“安进时代”正式结束。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句安进最喜欢的诗句,并未在江淮汽车激起浪花,而接过权杖的项兴初又将开启怎样的时代,值得期待。


根据规划,江淮汽车2021年计划产销各类整车及底盘50万辆,同比增长10.29%,预计可实现营业总收入508亿元,同比增长18.40%。“十四五”期间,江淮汽车计划推出10款以上新能源乘用车,力争2025年实现年销售20万辆的目标。


来源:扉旅汽车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